3年內新人離職率高達9成的業界,日本動畫製作行業努力改善製作者待遇

原文授權轉載自ACGdoge

近年日本動畫業界的嚴酷勞動環境和待遇問題經常被拿出來討論,但要改善行業製作者勞動待遇並不是簡單提升工資就能解決的
如果只是一味上漲工資但拖累公司經營的話,最終的結果只是公司倒閉製作者又要重新找工作
而這幾年日本動畫行業也有一些改善勞動者待遇的嘗試和努力,Abema TV的《AbemaPrime》節目中就介紹了行業這幾年來為改善製作者待遇的一些努力

在東京杉並區,有一間由非營利組織「動畫製作者支援機構」開設的動畫製作者廉租公寓,營運這個公寓的資金來自眾籌
房間是六畳一間的大小,房租每月在3萬日元以下,租客隸屬於各間製作公司從業經歷在3年以下的新人製作者,這個公寓租金超低的原因是動畫製作者的工資就不高

在TV動畫的場合,30分鐘的動畫需要300至400個鏡頭的畫面,而一個鏡頭畫面又由幾十張至上百張的畫構成
動畫基礎作畫崗位分成中間幀動畫和原畫,原畫繪製的是關鍵畫面,中間幀動畫則是補充原畫之間的細節讓畫面動起來
原畫需要根據分鏡的要求,充分發揮自己的想像力和繪畫力繪製出高品質的原畫,一般來說動畫製作者是從中間幀動畫開始做起,並以成為原畫作為自己的目標
一話TV動畫就由基礎作畫崗位的製作者們3000多張的畫作構成

在這間廉租公寓中的某位租客表示,透過做中間幀動畫積累2、3年的經驗可以成為原畫,但是原畫的工作內容和中間幀動畫完全不同,為了成為原畫就必須要自己在空閒時間練習繪畫
如果只是去打工的話在成為原畫師後會很痛苦的,但是做中間幀動畫最早工資每月只有1萬日元,只靠做動畫實在活不下去

另一位租客阿久津徹也說,畫一張中間幀動畫的單價大致是200日元,畫500張的話就是10萬日元,但這是中間幀動畫畫得很快的人以及高效率的人才能達到的水平
對於新人來說能不能畫出100張合格的中間幀動畫都是個問題,還有時候根據情況以研修的名號一直不發工資,而原畫製作者和中間幀動畫製作者大半都是計件報酬


根據2013年的調查,25歲以下的動畫製作者,原畫平均年收入282萬日元,中間幀動畫平均年收入111萬日元,3年內新人離職率高達9成

現在以Lerche名義活動的製作公司「Studio雲雀」為了改善製作者勞動環境,從2018年4月開始引入根據工作量計定的報酬制度
原畫師的報酬一般是一鏡頭原畫×4000日元,動畫製作行業的習慣是無論在這個鏡頭原畫中登場一個人還是三個人,工作報價都是一樣的,無論在一個鏡頭原畫上花費多少勞力但工資是相同的
所以Studio雲雀開始引入了全新的報酬機制,越複雜的畫面原畫就能得到越高的工資,雖然目前暫時只面向原畫師採用這種報酬機制,但之後也打算擴大至中間幀動畫崗位


Studio雲雀的製作部部長宮崎裕司說「動畫是一個很有元氣的市場,而且規模也很大,如果不創造出一個可以讓年輕的製作者持續工作20年、30年的環境,那麼日本的動畫是沒有未來的,現在是時間必須要進行改變」


而湯淺政明的動畫製作公司Science SARU則是通過原畫數碼化製作來提高生產效率減少勞動量,以效率換時間而不是一味讓製作者加班工作

日本的動畫產業銷售額從2009年到2013年增長了18%,但是從2009年到2013年日本動畫製作者的平均工資只增長了5%
動畫監督與日本動畫製作者·演出協會的代表理事入江泰浩就說,雖然現在動畫周邊商品銷售與海外配信權銷售部分的金額增長,但製作預算,流入製作現場的製作資金並沒有變化
雖然製作作品數量增加,給年輕世代的動畫監督也有了挑戰的機會,但即使創作出了一部人氣動畫作品製作公司也沒有多少錢,無法對製作者提供更多的資金

一方面政府補助,取締黑心企業的制度保證是必要的,但同時製作公司與製作者一直沒有努力爭取更高的收入也是問題的原因
長此以往中國這樣人口較多的國家在動畫製作上就會有優勢,為了確保動畫製作者並且能夠持續穩定製作動畫的話,製作公司需要好好宣傳自己,像Netflix那樣積極在資金豐富的地方進行自我營業是非常必要的
至於數碼化作畫技術,入江泰浩認為數碼作畫適合《惡魔人》這種電影風格製作方法的作品,但是要製作像京都動畫《吹響吧上低音號》那樣運用陰影和高光細節處理的作品,數碼化作畫就比較難以應用在這類作品中

原資料出處:
http://news.livedoor.com/article/detail/15202870/

【想走?沒那麼容易】想離職要先交贖身錢,日本動畫製作者離職被要求支付90萬日元培訓費
工作報酬急需合理化,動畫監督山崎理談動畫師和原畫師如何改善收入
最核心的競爭力就是人才,動畫監督平川哲生稱優秀製作者基本都被動畫製作公司固定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