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飛大法好】借助Netflix為公司長期培育人才,Production I.G社長談與Netflix的合作

原文授權轉載自ACGdoge

Netflix在2月宣佈與Production IG、BONES締結合作契約,未來Netflix平台上將出現更多來自兩間公司製作的獨佔配信動畫
Production IG在《B:The Beginning》上線時接受媒體採訪,說明Production IG與Netflix簽訂的是多年多部作品的合作合同,未來幾年Production IG將為Netflix平台製作多部動畫作品
而與Netflix合作的目的不是看中了高額的製作資金,而是希望以 Netflix的資金為Production I.G培育動畫製作人才


石川光久在採訪中說明《B:The Beginning》是Netflix在3年前左右與Production IG締結的單部作品製作合同,但是在動畫製作劇本階段雙方就產生了分歧
在美國劇本是100%,怎麼拍攝怎麼製作都要按照劇本內容,但這部動畫的劇本是在監督的概念基礎上製作的一個草稿,在劇本階段完成度連50%都不到
但幸好有Netflix日本分公司的員工作為溝通者,說服了Netflix總公司接受了日本動畫的製作方法
在這過程當中,Production I.G深切了解了Netflix的業務模式,而在看到《B:The Beginning》的成品後,也讓石川光久有了Netflix將會與Production I.G締結多年合作契約的信心
對此Production I.G非常感謝Netflix日本分公司的幫助,如果只有Netflix總公司的話可能很難進行全面的業務合作


Netflix與Production IG締結的合作合同,是幾年之內Production IG為Netflix平台製作幾部作品的合同,具體的合約年限與製作的作品數量不能透露,而且還有附加條款
如果《B: The Beginning》動畫成功的話,還是有可能出第二季、第三季的,石川光久表示與Netflix做合作夥伴沒有那麼多的束縛還是很有趣的
雖然對劇本有各種各樣的議論,導演和STAFF也有消沉的地方,但是在實際製作開始後,那種無拘無束感非常好,Netflix沒有中途要求看看角色改劇本之類的要求
Netflix的動畫是製作工期為最優先事項,說一年就一年,可以讓你盡情的去製作一部動畫
石川光久認為比起與Netflix總公司簽訂的《B:The Beginning》製作契約,這次與Netflix日本簽訂的全面業務合作合同條件更好
例如與Netflix總公司簽合同,多國語言字幕和配音的費用需要製作公司負擔,不過和Netflix日本分公司簽合同,多國語言字幕都是日本分公司負責,只要有趣的創作者想做就可以做,也更方便作為動畫製作公司伙伴的Netflix不斷的參與製作


Production IG不是因為TV動畫給的製作費低,Netflix給的製作費高而去和Netflix簽訂合同
例如16年前的《攻殼機動隊STAND ALONE COMPLEX》雖然是TV動畫,但製作費用是一般TV動畫的一倍
Production IG也在投資參加一些日本動畫的製作委員會,Production IG並不缺錢,與Netflix簽訂合同是為了能夠對人才進行長期投資
BONES的南雅彥社長也說製作人員與作品企劃十分花費時間和金錢,因為必須要一次性的交出10話、12話的全話內容,要好好考慮作品企劃和對人才進行投資
而Production IG或許因為集團是上市公司,所以在具體動畫製作的時候並不愁錢,公司有備用金和現金
對於獨立系的日本動畫公司來說,自己手裡還能有一部分後備現金的也沒有多少間,Production IG並不是一家不給製作費馬上就要倒閉的公司


如今的日本動畫公司的立場類似於三四十年前的動畫公司,35年前一部原創動畫委託龍之子來製作的話,是贊助商撥出製作費用,動畫公司進行製作
在1、2年的時間裡動畫進行兩次左右的重播,最遲3年作品的權利就會回到龍之子自己手裡
因為當年也沒DVD,所以當時也就沒有類似現在的製作委員會這種商務模式,所以當年的龍之子、Sunrise、東映動畫等製作原創的公司,有非常好的培育人才環境


但不知何時贊助商的贊助檔期出現問題,動畫得不到贊助商的錢,播出時間轉移到深夜檔,光碟銷售成為了製作委員會主要的資金收入來源
製作委員會是按照出資的多少來分配權利,所以即使是原創作品,製作公司不參加製作委員會的話,又累又收不回成本,就算有了原作權動畫公司也面臨著嚴峻的現實
石川光久認為製作委員會並不是什麼契約社會,而是一種「村社會」,是由參與公司之間彼此信賴的關係構築的,「雖然這次這部作品失敗了,但上次我們可是做了一部好作品,所以請再給我一次機會試試看吧」
石川光久並不反感這樣的情況,但是時代在改變,以光碟銷售為支柱的商業模式已經不靈了是事實,所以日本的製作委員會模式現在需要一次大破大立,需要作出改變
雖然現在日本的動畫公司可以很容易做出數量很多的動畫,但是難以為繼也很容易疲憊,所以在人才​​培養方面日本動畫行業難題重重,必須要構建出一個能夠培養人才,能夠讓動畫製作者生活下去的工作環境


日本動畫的強大正是日本漫畫的強大,漫畫有誕生出創作能力很強的創作者的土壤,將漫畫變成動畫的動畫製作者才能,不論對哪方都非常重要
但是原作改編動畫的時候必須要獲得授權許可,如果沒有中間人的話,包括資金在內的直接洽談就非常困難
在出版行業眼中,動畫公司就是來找自己要飯吃的,而如果動畫公司有原作版權的話,那麼動畫帶來的相關利益將會有一個數量級上的差異
目前Production IG改編動畫與原創動畫的比例是8:2 ,通過與Netflix的合作,未來原創動畫的比例或許會提高


日本的動畫製作很難說直接將原畫單價提升兩倍,但是Production I.G希望最低能夠將製作單價提升20%,根據時間可以提升50%
不過以現在日本的TV動畫來說,算上製作成本與各種間接成本總會出現赤字
雖然是按照總體製作費用的增加比例來提升製作者的工資,但觀眾對於動畫影像的質量要求也很高,即使工作單價提高,但面對現在的高質量製作要求,或許也會有人懷疑這真的是改善工作環境了嗎?
Production I.G有100位製作員工,每年增加5000萬日元製作費用的話,平均每個人就增加50萬日元,增加50萬日元大家的生活情況完全不會改變,如果是增加5億,那就可以給大家發固定月工資了
這次Production IG與Netflix的合作,是除了作品的配信權外作品的其他權利都歸製作公司,如果作品大熱的話動畫公司的利潤額也會有所改變,這樣的話包括獎金在內,可以更容易支付給創作者金錢
包括獎金在內能讓Production I.G大家第一次感覺「賺到了」,就是二次利用授權費用進入動畫製作公司帳戶的時候吧


石川光久認為這30年的時間裡,和Production IG有關的真正大熱作品就兩部,一個是EVA(Production IG投資加入製作委員會),一個是《進擊的巨人》(IG Port集團旗下的wit studio製作)
雖然《攻殼機動隊》TV動畫的知名度很高,但也花費了相當程度的製作成本,以投資回報來說《攻殼機動隊》並不是商業上的大熱作,與EVA和進擊的巨人相比是數量級的差距
要做出一部熱門動畫是非常殘酷困難的,需要製作現場努力到滲著人血才行
如果製作一部Netflix平台版的《攻殼機動隊》動畫的話,需要Netflix與Production IG雙方共同讓步
因為《攻殼機動隊》當初的TV動畫製作花費了相當大的成本,接受了很多企業的投資,要拋棄當年的投資方與Netflix直接做《攻殼機動隊》動畫石川光久做不到
Netflix也要對當年的攻殼動畫製作委員會有所讓步,或許通過雙方的讓步,Netflix版的《攻殼機動隊》動畫還是有可能實現的,這取決於今後Netflix、Production IG雙方的關係
這次締結的合作契約中沒有必須要做個新攻殼動畫這樣的束縛,這也是這次Production I.G與Netflix合作非常有魅力的一點

【網飛大法好】《動物朋友》製作人提倡合夥人模式製作動畫,讓動畫製作公司擁有作品權利
業界10%的銷量由《你的名字》貢獻,2017年日本動畫光碟銷售額中止四年跌勢

原資料出處:
https://www.businessinsider.jp/post-163594

百合也不行?「百合展2018」東京站活動官方宣佈中止舉辦
用Ex咖哩棒吃咖哩,COSPA推出Saber誓約勝利之劍主題匙叉套裝
Kalafina有成員疑將退團,日本媒體稱Kalafina可能因為梶浦由記的離開而陷入分裂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