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需求的是能成為話題性的噱頭,日本匿名編劇稱現代日本已經不需要故事

原文授權轉載自ACGdoge

關於日本動畫作品的故事性,鈴木敏夫、押井守、虛淵玄三個人曾經集體吐槽過,日本動畫作品過於重視角色而輕視了故事,已經沒有誰想要寫故事,而且也沒有這樣做的必要了
而這個不僅僅是日本動畫的問題,大家對塑造角色的關心遠超過如何去寫好一個故事
在匿名日記網站hatelabo上,最近就有一位自稱從事劇本工作的編劇吐槽現代的日本已經不需要故事,各種商業企劃更多的是求個噱頭


這位匿名編劇先說結論,現代日本處於一個不需要故事的時代:
「在漫畫中,《○○さんは××》這樣的一次性玩梗漫畫和美食等隨筆性漫畫很受歡迎
在動畫中,類似《POP TEAM EPIC》這樣的動畫很受歡迎
在遊戲中,準備了大量膚淺角色還有些色色內容的手機遊戲很受歡迎,登峰造極的則是虛擬Youtuber,故事本身已經不被需要了
當然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歡的作品,冷靜下來分析如今這個時代大潮,被需求的是成為話題性的噱頭之類的東西」


「無論是推薦很過分的作品還是推薦很精彩的作品,大家都懷著輕浮的心情,推薦作品的一方就像是在進行宗教勸誘一樣的壞人
那麼,在現代社會以商業層面來說哪部作品是成功的呢?是《帶著智能手機闖蕩異世界》和《POP TEAM EPIC》那種?
想創作精彩的作品要聚集起人才、時間和金錢,投入大量資源面臨高風險或許還會半途而廢
那麼誰會負上這樣的責任去投資呢?日本企業並不是很願意進行這樣的投資
網絡時代是一個很容易一極集中的時代,如果是從正面推進的話就必須要以獲得第一為目標
最近的故事和企劃還隱藏了編劇的名字,雖然不是幽靈編劇但心情就像是幽靈編劇一樣,而且給的工資還不高,最近這樣隱藏編劇名字工資又不高的工作還在增加
無論自己怎麼樣努力無論作品如何受歡迎,自己的存在都會被眼前的金錢所抹消,反而做一些成人向作品編劇的名字會好好地寫出來,儘管報酬不高但成人作品會遵守相應的義務
但也不能總是一直寫成人向內容,一天到晚總寫成人向內容自己內心會瘋掉,已經不記得有多少次感覺再也不想寫一個字了
但如果沒有錢的話自己會活不下去,所以可以簡單就換成錢的成人向作品編劇工作,還是自己生活中離不開的損友,不過因為這類作品都是套路拼裝組合,或許早晚會被AI所代替」


「如今輕小說的出版是看作品能不能賣出去,而並非看作品是否有趣,最近有很多很有趣的作品落得個腰斬的結局,讀者也很惋惜
「成為小說家吧」這種網絡系小說作品沒有劇情性,這些作品就像是「在異世界發生過的這樣和那樣的事」一樣的日記,不過最喜歡看這種日記文的讀者,的確還就是日本人自己
讀者和玩家看到自己寫的故事反饋很有趣,成為了自己現在唯一的希望,只要有人說自己寫的故事有趣,自己總歸是很高興的
但同時絕望的是,雖然故事質量好但很難變成錢,自己親身感受到故事性已經是個死亡的文化,從神話時代一直延續的故事性時代已經結束了」

原文:
https://anond.hatelabo.jp/20180116071707

【聽歌內進】2017年日本動畫OP&ED人氣排行:1位工口老師OP、2位調教咖啡廳OP
做好心理準備再來應聘,29年前宮崎駿為吉卜力繪製招募漫畫表明業界待遇嚴苛
【現實世界的喵森】雖然很累但很有成就感,日本動畫製作進行介紹入行後五大感受
老司機開車時間,知名蘿莉漫畫家quzilax”網絡歌手上自己粉絲”系列漫畫新一話刊載
【京紫地理雜誌】《紫羅蘭永恆花園》官網公開世界觀與架空國家地理設定
【比本子題材更離奇】日本蘿莉內衣大盜作案十年,被捕後堅稱自己偷內衣只是觀賞用
White Fox的分鏡和劇本過不了關? 《平凡職業造就世界最強》原作者說明動畫延期問題
玩家反應微妙,任天堂推出Switch與紙板結合的全新玩法『Nintendo Labo』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