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比一年更慘,日本NGO調查發現年輕動畫製作者月入水平主要分佈在4至6萬日元

原文授權轉載自ACGdoge

在去年10月的那一波業界吐槽過後,大家對日本動畫製作者生活到底有多慘都有一定了解,長時間工作沒有加班費,大多數的工作採用計件付費的方式,很多新人入行難以撐到一年,即使撐過了一年也需要父母接濟才能勉強生存
而根據日本的非營利性組織年輕動畫製作者應援會(AEYAC)公佈的2016年度日本年輕動畫製作者生活調查報告,年輕的動畫製作者月平均工資集中在4萬到6萬日元,以這收入能活下來真是不可思議了(按照白箱的例子,繪麻作為新人原畫的平均月收入不足10萬日元)


這次調查的對象主要是年輕動畫製作者,因為年輕動畫製作者代表著行業的未來,調查的樣本是153名從業經歷在3年以內的日本年輕動畫製作者,通過網絡問卷的方式調查,77.1%的受訪者是20歲到24歲
而新人動畫製作者中男女比例將近3:7,在受訪者中68.6%的年輕製作者的僱傭方式是外包,只有7.2%是公司正式員工
這些年輕製作者的工資報酬方式46.4%是完全計件付費,固定工資加計件付費的則有39.3%


工作時間方面,每天工作10小時和11個小時的年輕製作者各佔17%,將近半數受訪者的一個月休息日在5天以內
而在報告中提供了一份2016年6月到8月的年輕動畫製作者平均月工資收入,雖然也有平均月工資在20萬日元以上的人,但絕大多數的人月均收入不足20萬日元,同時月均收入只有4萬到6萬日元的人佔比最多
而在這種普遍低收入的情況下,半數的受訪者每個月的伙食費只有1萬到3萬日元


工作感想方面,有不少年輕製作者覺得做自己喜歡的工作挺快樂的,也有一些年輕製作者對勞動環境不滿
「作為新人連最低限度的生活費都掙不到的嚴峻狀態也是有的」
「沒有休息日很痛苦」
「與其他創作類工作相比,製作動畫與獲得的報酬不相符,很累」
「工資太低很難獨立生存」
「對於未來不安沒有快樂」
這份報告中AEYAC認為動畫製作公司需要為年輕的員工提供諸如技術提升輔導、住房支援、獎勵制度等新措施
而日本動畫行業相關人士對於這份報告提出的看法,認為幫助提升年輕員工技能是目前行業環境中最容易實行的措施
而給予年輕製作者正式員工待遇與固定基本工資的目標太過遠大,使用自由製作者按照計件付費的方式支付工資是日本動畫產業長期發展的歷史中形成的固定模式,要改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順便重溫一下「為何出資動畫的土豪投資者增加了但是基層動畫製作者的日子還是這麼難過」

答案:
『中國企業的出資風格基本上是按照歐美動畫的出資形式和金額標准進入日本動畫製作體系當中,毫無疑問中國人開出的價格肯定要比日本人高
而日本的動畫製作者的工資有著比較穩定的行情,動畫製作者的價值,作品的預算,完全基於每張原畫的單價
如果有公司給製作者更高的單價,肯定會引發人才流失讓行業競爭更加惡化,因此日本的動畫製作公司為了維持各自的利益形成了一個默契的壓價同盟,給原畫報的價格永遠不會有較大浮動』
另外還有寬叔提到,日本公司為了保證對作品的收益控制權,將大筆海外資金分散到多部動畫中,稀釋了這些海外投資
最後變成了動畫數量越來越多,但是每部動畫的預算還是與以前的水平一樣,還有公司專門吃來自中國的訂單報高價
(【奴隸革命的時代到了】日本近期動畫質量不佳的原因:「制作委員會的大叔們只顧賺錢操縱版權業務!」)

【由社畜領導社畜】「公司連住11天」「1天工作13小時」原日本動畫製作者訴說行業殘酷勞動環境狀況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