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心去救無力回天,動畫製作現場走投無路的窘境

原文授權轉載自ACGdoge
shirobako3
12月2日庵野秀明代表Khara起訴GAINAX,要求GAINAX還清1億日元欠款,之後GAINAX也被曝出近幾年收入大幅銳減,為了維持運營也從原先氣派的辦公樓搬到了普通的居民公寓中辦公,只能感嘆GAINAX當年雄風已經不再
但是除了GAINAX這樣多少自己有作品的公司艱難渡日外,其他一些動畫製作公司的日子也沒好到哪裡去
庵野秀明本人在之前的幾次媒體採訪中都透露了自己想要改變現有動畫製作行業的一些結構,但奈何自己是有心去救無力回天,動畫製作現場現在幾乎是走投無路,只能硬著頭皮撐下去

3
作為一個從大學時代就自主製作動畫,之後更是在動畫行業摸爬滾打將近30 年的知名動畫監督,庵野秀明本人很清楚動畫製作者長時間勞動工資低,基本的社會保險都沒有的現狀
庵野秀明說自己在創立Khara之初就意識到要將公司的利潤分配到STAFF手中,公司賺錢大家有福同享,公司不賺錢大家有難同當,盡量提高回本率
但現在的動畫商業模式,動畫製作公司賺錢相當難,雖然近年來有製作版稅這樣的新體系,但對於做外包工作的動畫製作公司來說賺錢依舊很難

shirobako
雖然日本媒體也指出了動畫製作行業相當的黑心,但現在也是無可奈何,庵野秀明本人也發出過業界還有5年壽命這樣的論斷(雖然之後收回了)
根據日本動畫製作者演出協會的數據,2009年日本動畫行業一半的從業者年收入不足100萬日元
在20多分鐘的TV新番動畫中原畫需要300卡,中間幀動畫需要3000-4000張,動畫製作者基本上都是通過計件付費的方式進行這些畫面基礎製作工作
一般來說原畫一張的價格是3000-4000日元左右,如果是找外包公司的原畫師來做可以壓到2000日元一張,而中間幀動畫的行業價格在150-200日元一張,如果無法畫的又好又快就根本賺不到錢

bc81fc34004e565574af949f9705fb5d
新人動畫製作者剛入行的時候天天熬夜工作月收入可能都不到1萬日元,有的需要堅持2年才能將自己的月工資提升到10萬日元的水平,但這依舊遠遠低於其他行業的工資水平
這樣殘酷的工作環境導致了新人離職率異常的高,半年離職一半新人,1年離職7成新人都是很常見的
對於動畫製作者的殘酷工作環境,庵野秀明認為是行業結構的問題而不是某個具體公司的問題
庵野秀明說現在動畫製作給的工資實在是很低,而且也沒有利潤分配的機制,雖然他想構建利潤分配機制,但要改變行業現有結構並不是簡單的事
TV 動畫和劇場版動畫都是出資者才能賺到錢,出資者擔負風險同時獲取所有的利潤,例如一部電影票房無論有多少,監督的出場費就是之前商議好固定的,不會有分成

根據四年前日本政府的資料,TV動畫製作一話贊助商提供5000萬日元,其中製片方只能拿到其中的16%也就是800萬日元
剩下的4200萬日元廣告商拿1000萬日元,電視台拿1200萬日元,最後2000萬日元是由要播出動畫的各地方電視台拿走
而製片方拿到的800萬日元,先要給主製作商一筆製作保證金,之後還要分給外包公司和編輯公司,然後還要支付聲優的出場費,具體的製作者拿不到多少錢也是正常的
製作公司為了能夠獲得自己的利潤就要指望DVD和BD銷售,但最近這些動畫光盤又很難賣,庵野秀明表示無論是TV動畫還是劇場版動畫,製作都需要大筆的資金
劇場版動畫更是以億為單位募集資金,籌集資金辛苦能夠回本更辛苦,在製作委員會的模式中製作公司就靠動畫光盤銷售來賺錢,但現在很難了
現在日本動畫光盤不如以往好賣,有盜版的因素也有現在網絡配信興起的因素,日本年輕人也希望能有一家網站可以看所有的動畫,同時動畫作品數量過多也是原因之一

根據統計,日本153間動畫製作公司的年平均收入相較於06年巔峰時期的14億日元大幅減少
而日本動畫在日本國內缺乏吸引新人培育新人的機制,對外依靠海外外包導致日本國內又擔心動畫產業空心化,可謂是前怕狼後怕虎
早前山本寬在和岡田斗司夫的對談中說行業崩潰一次沒什麼不好,如果現在日本動畫製作行業依舊停滯不前沒有結構上的突破的話,恐怕真的就只剩下浴火重生這麼一條路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