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給大家回憶、夢想與希望,《賽馬娘》製作人談企劃與動畫製作理念

原文授權轉載自ACGdoge

4月新番《賽馬娘》第12話將在今晚播出,小特大概將要和來自法國的名馬望族進行對決了
從第7話無聲鈴鹿比賽事故受傷開始,《賽馬娘》每周的新一話都讓觀眾非常期待
作為主角的特別周其實除了剛開始出道賽階段比較順利外,已經遭遇了不少的挫折和失敗,但是小特為了遵守和無聲鈴鹿的約定又重新振作了起來
《賽馬娘》的兩位製作人Cygames的石原章弘與TOHO Animation的伊藤隼之介,就分享了了《賽馬娘》企劃與動畫的製作理念,《賽馬娘》動畫將史實與IF虛構故事結合,希望帶給大家對賽馬們的回憶、夢想與希望


對於賽馬娘描寫女孩子們努力的故事這一點,石原章弘表示,從EVA之後,被時代和大人操弄的世界觀的作品在增加,而某種意義上”友情、努力、勝利”這樣的王道作品無論在什麼時代都能打動人心
賽馬娘用「競跑」這個主題,就像是「為了媽媽而努力」「為了遵守和鈴木同學的約定」以這樣通俗易懂的簡單方法率直地傳達出來
而《賽馬娘》的聲優陣容中,有聲優說自己的父親也看了《賽馬娘》動畫,特別週的聲優和氣杏未,無聲鈴鹿的聲優高野麻里佳,東海帝王的聲優Machico都這麼說
聲優們也有說因為這部動畫和父親的交流溝通機會也增加了,其他方面也有「女兒模仿賽馬娘」,「太太開始對賽馬感興趣」這樣的聲音
而且為《賽馬娘》企劃擔任宣傳大使的騎師武豐也說,自己親戚的女兒非常喜歡賽馬娘,聽說平時不看動畫的人現在也看《賽馬娘》


因為《賽馬娘》是以賽馬為題材,所以是存在勝負的,很自然就會變成一個非常熱血的故事
但官方又不想世界觀過於單薄,所以在動畫第一話的時候就提示了存在勝利Live這個要素,在第二話的時候雖然特別週起跑圍欄旁邊戴眼罩的賽馬娘威嚇特別週,但之後這位賽馬娘面帶笑容在勝利Live上表演
勝負是勝負,但是當勝負決定後就沒有任何遺憾,這就是賽馬娘的世界感,就像是高中棒球或者奧運的那種感覺
將這種熱血與爽快結合在一起,會讓很多世代的觀眾無法抵抗接受《賽馬娘》這部作品,但是在最初這動畫製作的門檻是死命的高


《賽馬娘》動畫主要以20年前的日本賽馬界為舞台,選擇以特別週為主角,是因為石原章弘心中的理想主人公形象不是龍傲天的那種類型,而是有著雜草魂,即使是輸了也要從中學習到什麼繼續前進的那種類型
看到特別週的戰績並不是制霸所有的重要賽事,特別週的戰績有勝有負,這就是感覺特別周有主角氣質的最大理由
在20年前伊藤隼之介製作人11歲的時候看賽馬比賽,那個世代除了有特別週這樣的名馬,還有很多具有魅力的競爭對手,帝皇光輝、星雲天空、神鷹、草上飛,這些競爭對手的存在,在描寫故事的時候描寫和競爭者的關係等內容就很容易


本來現實中特別周和無聲鈴鹿並沒有一起賽跑過,所以看到兩人站在一起的畫面時,感覺描寫IF線、虛構的關係性也會挺有趣的
而特別周和無聲鈴鹿的騎師都是武豐,在1999年在特別週獲得秋季天皇獎的時候,武豐的獲勝感言中提到「最後是被無聲鈴鹿所激勵」
這發言被伊藤P認為可以擴展成戲中劇情,伊藤P也專門查閱了大量關於特別周和無聲鈴鹿的資料


在動畫第二話中,特別週的出道戰戰績是按照真正歷史成績,因此觀眾會認為動畫是再現真實的賽馬比賽
而在第四話最後就發生了和歷史不同的劇情,神鷹在動畫中參戰東京優駿(日本打吡),這就會讓觀眾意外地覺得這點和歷史不同
這些將史實和虛構的IF線劇情結合的形式,與其說是一種劇情手法,更多是為了讓觀眾無法預測到之後的故事展開
《賽馬娘》的動畫是「雖然不符預想,但不負期待」,正因為賽馬娘動畫是基於歷史,所以這動畫才有趣,在第6話無聲鈴鹿要跑秋季天皇獎的時候就引起了觀眾們非常大的討論(歷史中無聲鈴鹿在此次比賽中受重傷,最後被安樂死)


石原章弘曾經在劇本會議上說過「賽馬是一個不知道會有什麼結果的娛樂形式,而《賽馬娘》這部動畫也想做成像那樣享受無法預料展開的作品」
但是因為動畫中的主角都承襲了歷史上知名賽馬的名字,所以也想沿襲這些賽馬歷史上的真實戰績,劇本會議討論的結果就是必須要做IF劇情
然後伊藤P就思考作為一名賽馬粉絲的自己也能接受的IF劇情是什麼,例如當時外國產賽馬無法參加日本打吡,那就讓神鷹在動畫中參加日本打吡,按照這樣的思考路線來設計IF劇情,保持史實與IF劇情的平衡


原本《賽馬娘》的世界本身就是一個像IF世界的「異世界」,雖然可以完全再現史實,但是那樣的話無聲鈴鹿就要被安樂死
對於這點石原P當時就思考對於《賽馬娘》這部動畫的期待是什麼,他想到了日本常見以織田信長作為主題的穿越作品
大家都知道織田信長最後死於本能寺,但在知道歷史結果的基礎上,就會考慮信長如果在本能寺沒有死,有人替他而死這樣的IF展開,或者是信長最後還是和歷史一樣死於本能寺
知道歷史結果而在意這個過程是改變歷史穿越類作品的基本,但是大眾所期待的故事結局大體上還是被拯救的結局
因為《賽馬娘》是一個IF故事,所以從一開始構思的就是一個有著救贖的故事,賽馬粉絲和賽馬的主人們想要看到的是賽馬娘們栩栩如生的姿態,某種意義上角色可以擁有近乎永恆的生命,這也是二次元的優點了


動畫中的無聲鈴鹿的成熟性格和實際的無聲鈴鹿是不同的
伊藤P當年看賽馬的時候感覺無聲鈴鹿是個淘氣王,但是去了無聲鈴鹿出生的牧場和牧場方面交流的時候,得知無聲鈴鹿其實很親近人,性格似乎非常成熟,而黃金船也是
現實中的黃金船其實是非常知性的馬,像是一個氣派的學者
雖然傳聞中黃金船很兇暴,但是伊藤P去了牧場,也得知黃金船現在已經非常成熟
人類其實也是如此,從某個人的視角來看被認為是好人,但那個人可能其實是個非常壞的人,賽馬娘在角色塑造上就使用了各種各樣關於賽馬本身的要素,通過賽馬娘的角色設計來讓觀眾了解現實中賽馬的逸事趣聞


賽馬娘的角色形象不是由某個人來決定的,而是融合了監督、編劇、設計師、演出等各位STAFF的想法最終形成的
在動畫播出之前,《賽馬娘》總是被說是一部偶像類作品,但是就作品類型來說《賽馬娘》並不是偶像作品
不過某種意義上被認為是偶像作品也沒錯,例如奧運會的選手會因為他們的比賽結果突然之間成為全民偶像,獲得金牌的瞬間沿路就能有10萬民眾歡呼
賽馬娘也是如此,大家被賽馬娘們賽跑的樣子所感動,大家毫不吝嗇為賽馬娘獻上掌聲的世界,就這個意義上來講這種偶像感其實挺好的
不是被塑造出來的偶像,而是在大家的應援支持下成為了偶像,這才是真的偶像,這也更接近偶像本來的含義
某種意義上在幕後努力,在台前獲得成功的話會受到大家的歡呼,而失敗的話則是會在幕後與關係者一起流淚,這個是和偶像作品本質相同的發展,包括背負著許多人夢想的這點,《賽馬娘》和偶像作品也有點像
伊藤P雖然沒有喜歡的偶像,但是去了牧場後看到真正的特別周和草上飛後,就體會到了偶像粉絲見到偶像時的心情,見到武豐的時候伊藤P也緊張得說不出話


在動畫中訓練師讓無聲鈴鹿自由自在的奔跑其實也是參考了武豐的發言,但武豐不等於動畫中的訓練師,訓練師是將現實世界中對賽馬有著夢想的人們的心情統合在一起,賽馬娘中沒有騎師,賽馬娘是憑藉自己的意志在行動
但另一方面,真實的賽馬中有調教師、馬厩管理員、馬主、訓練助手,而在賽馬娘中的訓練師,是站在賽馬娘身邊,將現實世界中和賽馬相關各種各樣的人聚合在一身
而在訓練師的性格塑造方面,因為對於一匹馬有著各種各樣的人的所思所想所愛,所以在訓練師的身上使用了很多相關者的趣事,像調教師白井壽昭、騎師武豐或者其他各種相關人士的心情,都會反映在訓練師的身上
在《賽馬娘》動畫中「夢想」這個詞經常出現,而訓練師就是為了將包括現實賽馬關係者與賽馬粉絲在內各種人的夢想傳達到作品中的世界,實現大家夢想的存在
對於《賽馬娘》動畫中第7話重現無聲鈴鹿事故的劇情,一開始伊藤P煩惱過要不要做這個劇情,如果不做的話,作為「無聲鈴鹿的故事」就要撒謊
《賽馬娘》這部動畫中是將史實和虛構混合在一起,所以也會想到「如果無聲鈴鹿還活著的話,會有怎樣的活躍」


而在第7話播出後,無聲鈴鹿在賽馬查詢網站上訪問量成為第一位也讓製作人們非常感動
一般來說訪問量靠前的賽馬都是當週比賽要出場的賽馬,但早已去世的無聲鈴鹿能夠訪問量第一,這是因為大家看完了動畫第7話後查詢無聲鈴鹿的戰績與過去
對於伊藤P來說,這次的《賽馬娘》將自己喜歡的動畫和賽馬兩大內容結合在一起,這本應該是雙倍的喜悅,但這也讓他壓力非常大
在第7話播出之前伊藤P非常緊張,雖然現在觀眾對這部作品給出了不錯的評價,但今後還是要戒驕戒躁集中精力進行製作
作品的專業性越深,作品就越不容易理解,但如果僅僅是簡單易懂沒有深度的話大家又很容易厭煩,如何把握這個平衡非常重要,需要團隊各人努力做出整體作品的平衡
而目前事先登錄的《賽馬娘》遊戲,包括遊戲製作人在內的STAFF們每天都想讓遊戲更有趣一些,以驚人的質素將遊戲展現出來,是對《賽馬娘》相關人士和粉絲們最低限度的禮貌
石原P表示沒有緊張感的話是絕對不會創作出優秀的作品,《賽馬娘》這部作品不會終結於動畫,今後也請大家多支持

原資料出處:
http://news.denfaminicogamer.jp/interview/180609

《在異世界開啟第二人生》風波延燒:中國角色未來沒有在日本架空作品登場的權利
「現在高達系動畫已不是新人感興趣的企劃」,富野由悠季認為Sunrise年輕員工分鏡能力太低
「讓現場無限連環爆炸」日本高中男生威脅爆破水團3rd Live被日本警方逮捕
劇場版《LoveLive! Sunshine!!》2019年1月4日上映,水團4th Live11月於東京巨蛋舉行
契合歌曲「Lucky Clover」,水瀨祈愛知公演場販排隊粉絲尋找雜草中的四葉草
動畫放送10周年紀念,《TIGER×DRAGON!》「Complete Blu-ray BOX」10月24日發售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