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飛大法好】《動物朋友》製作人提倡合夥人模式製作動畫,讓動畫製作公司擁有作品權利

原文授權轉載自ACGdoge

在3月12日舉辦的東京動畫大獎頒獎典禮中,獲得了年度最佳原作·劇本的奈須蘑菇與監督獎的たつき監督都發表了獲獎感言
蘑菇說要以這次獲獎為食糧,今後繼續努力將FGO的世界傳達給大家,而たつき監督還是表示自己能獲獎真的是感謝觀眾們
在同一天,和たつき監督一起製作了《動物朋友》TV動畫第一季的製作人福原慶匡,在日本內容產業教育學會上發表自己的演講
福原慶匡提到了在傳統的製作委員會模式之外,還要看到Netflix那樣的合夥人模式,讓動畫製作公司擁有作品的權利

福原慶匡在演講中首先指出的問題是,在創紀錄的2兆9億日元的日本動畫市場銷售額背後存在著很多隱患

1、動畫製作者低工資問題,年輕的動畫製作者月工資6萬到7萬日元,吃飯都成問題
2、動畫公司無法擁有作品權利的行業構造,以及即使擁有權利但卻無法活用
3、製作人相關人才不足,特別是負責預算管理的生產製作人商業感不足,導致動畫製作現場出現了赤字體制
4、最近讓日本動畫行業收益大大增加的重要原因,面向中國市場的配信銷售額有下降的趨勢,中國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對於日本動畫的審核趨嚴
傳言說只有在播出、配信前三個月經過審核沒問題的作品才能在中國網絡上線,假設真的實行這個制度的話,即使是在3個月的審核完成後播出,但是盜版資源已經在網路傳遍誰也不會再看正版了
5、動畫化會為自己帶來很大好處的出版社,並不習慣締結與原作印稅相關的靈活合同
6、海外配信的手續費收取比例,在銷售額還比較少的時候就被固定了,不適合海外配信收入佔到整體收入大半的現狀
7、動畫整體數量增加,優秀的原作內容枯竭,參與製作動畫的STAFF數量不足


福原慶匡在演講中提出,動畫製作的形式並不是一直只有一種
在90年代前半,日本動畫的主要製作模式是以電視台和贊助商為中心
90年代中期日本動畫主要製作模式變成製作委員會,多個企業對一部動畫企劃進行投資,每個投資企業各自擁有自己的權利,既有效分散了風險又最大程度上活用了作品二次利用的賺錢渠道
但是動畫製作公司僅僅接到由製作委員會發來的製作訂單,把做完的動畫交給製作委員會,動畫公司自己對作品並沒有權利(如果沒出資進入製作委員會的話)
沒有作品授權收入,只是拿著製作委員會給的製作費就能做動畫,雖然這樣對於動畫製作公司來說的好處是沒有經營風險,但最近動畫作品都要求高質量,製作現場也很難能有充足資金


另外製作委員會模式出資公司都是權力者,所以也有無法迅速做出決定的缺點,這種分散風險的分權導致的決策效率低下,讓動畫作品反而陷入了麻煩
而面對這些問題,福原慶匡建議從以往的製作委員會模式轉變成合夥人模式
在合夥人模式下,動畫製作的主導權在製作公司,作為合夥人的海外配信公司像亞馬遜、Netflix,以相當於動畫製作費用全額的價格購入作品的配信權
而作品的其他相關授權權利還留在製作公司手裡,製作公司可以對作品進行細分授權,進行作品二次利用的商業展開
動畫業界不思進取固步自封的話,早晚有一天業界構造就會崩壞,福原慶匡並不是說讓合夥人制徹底替製作委員會模式,而是希望能夠讓業界看到新的選擇項,看到新的希望

其實福原慶匡這個演講概括起來就是5個字:
「網飛大法好」

原資料出處:
https://gigazine.net/news/20180312-animation-partnership/

百合也不行?「百合展2018」東京站活動官方宣佈中止舉辦
【心情可以理解】聲優井口裕香敬告粉絲可以偶遇,但不要刻意跟蹤自己
就差小白和蘿莉大叔狐娘了,TMA推出絆愛、輝夜月、Mirai Akari虛擬 YouTuber作品
第一對修成正果的たわわ情侶?「月曜日的豐滿160」老師即將為前髮醬購買戒指
【田村大魔王大叔模式】田村ゆかり感嘆:「不能被自己的大腿夾住好悲傷」
談槍色變但不要談遊戲色變,美國大學教授認為80%的槍擊犯對射擊等暴力遊戲沒有興趣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