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不到快樂而是壓力,日本一位四年艦これ老提督細談自己為何選擇棄坑

原文授權轉載自ACGdoge

2017年年末因為艦これ營運在推特上一句「我們角色的新春盛裝不用課金」發言,令艦これ和碧藍航線兩邊玩家的部分極端信徒又在網路上爭吵一番
2018年艦艦これ將展開遊戲的第二期,也就是大幅更新艦これ本身的遊戲系統,從Flash技術遷移到基於Html 5技術,友軍艦隊也將正式實裝
不過在艦これ遊戲二期來臨前也有一些老玩家選擇棄坑,在2017年聖誕節的時候一位玩了4年艦これ的日本老提督細談自己為何選擇棄坑這款遊戲,是因為感受不到遊戲的快樂,玩遊戲為他自己帶來了壓力

這位引退的提督:
前幾天,我從玩了四年的艦これ遊戲引退,不想再玩這款遊戲了,因為不想玩艦これ了,所以自己手裡的艦これ相關商品也都處理了,與其說是引退或許更接近「斷捨離」
在春季的時候就已經沒有玩這款遊戲的動力了,經過了夏季和秋季玩艦これ的動力都變為負數了,在雜誌文章中看到高興地說著艦これ的冬活需要特定艦,是個大規模活動的田中謙介,我就覺得「啊,該棄坑了」
什麼也沒反省什麼也沒改善,是想打算就這樣拖著「高難度」和「不講理」的錯誤結束艦これ的第一期吧


特別是2017年的秋活,被不少玩家說這是營運為了2018年的艦これ二期篩選玩家
BUG祭典、沒有預告的情況下變更支援形式,懷疑自己眼睛的龐大地圖,被說是比擊破BOSS還難的超級複雜走圖解鎖,途中大破祭典,與活動規模相比令人灰心喪氣的活動報酬,這是一個集合了艦これ4年之惡的活動
雖然也期待著2018年的艦これ二期,但從夏活和秋活的內容來看判斷無法期待這遊戲了,真的想要讓艦これ二期玩家增加,讓玩家回坑的話,應該做一些更有趣的活動吧


雖說艦これ顯現的是玩家每天在遊戲中的積累,但好不容易養成的角色在初戰就大破已經看到了很多很多次,自己只有痛苦
特別是夏活和秋活的規模非比尋常,發生了與迄今為止無法相比的大破撤退,在等級99級及以上的艦娘角色發生大破的時候,就會想到「我這幾個月來在遊戲中的課金和努力算什麼?」


在現在的艦これ界,對於無法通關活動玩家有很多指責他們「努力不足」的精神論玩家
但是自己在每日任務和每週任務都清掉了,每天花費超過2個小時升級角色,在改修方面也沒有偷懶,也會查看社交網絡和相關網站的情報
不選擇與自己不相應的活動難度,而是選擇自己可以通關的難度,按照自己遊戲內的現狀組成最強的艦隊攻略活動,能做到的全做了,即使有困難的事情也是儘自己所能了


但自己已經很累了,在我的生活中艦これ所佔的比例過大了,即便是難度最低的丙級難度,也會感受到和難易度不同其他要素的痛苦,艦これ對自己來說已經不是遊戲,是無法享受遊戲快樂的狀態
在遊戲中感受不到成就感,每天在遊戲中的努力都是徒勞的,玩帶著壓力的遊戲沒有意義,毫無價值,對於艦これ遊戲的未來也無法期待,還是趕快棄坑,注力在自己其他的興趣中
在這樣一個充滿娛樂的現代社會,一定會找到適合自己的興趣吧,在這麼思考幾分鐘後,自己就從DMM退會了


實際上這是自己第二次引退了,第一次引退的時候對於艦これ還有些戀戀不捨,但如今對艦これ卻沒有任何留戀,想要快點從痛苦中解放出來,不想再品嚐浪費自己努力的空虛
雖然在艦これ中也有過很愉快的時光,但這已經是過去,可以只留下快樂的記憶的話多好
暫且自己現在玩《碧藍航線》與《Minecraft》就足夠了,遊戲輕便的《碧藍航線》,活用想像力可以無限持續遊戲的《Minecraft》,對於喜歡養成與製造類遊戲的自己來說,這兩款遊戲很適合自己
《碧藍航線》或許也會膨脹得和現在的艦これ一樣,到那個時候我想自己會靜靜地棄坑這個遊戲,為了不重複同樣的錯誤,我是祈禱不要變成那樣
艦これ是迄今為止除了《Minecraft》外第一次長期遊玩的遊戲,正因為如此才無法忍受快樂變成了痛苦
今後自己從艦これ遊戲棄坑,但還是會看看艦これ相關的二次創作,遊戲一天玩一小時,生活中不能只玩遊戲,從今以後我也想將時間放入自己原先就有的其他個人愛好當中

這位老提督的引退原文:
http://blog.livedoor.jp/sakurayuyuko/archives/21047041.html

被聲優工作耽擱的有能畫師,悠木碧自己繪製FGO迦爾納插圖
光碟賣不出去的作品沒什麼製作意義,角川動畫製作人回顧2017年的日本深夜動畫業界
【悲報】FGO實裝女體化浮世繪師葛飾北齋,Google大神搜尋結果已被”污染”
【C93新刊系列】綑縛脫光調教play,《調教咖啡廳》抖S苺香x店長18限劇情本
【C93新刊系列】綑縛脫光調教play,《調教咖啡廳》抖S苺香x店長18限劇情本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