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玩家樂在其中願意課金,日本媒體專訪《碧藍航線》日服營運公司YoStar社長

原文授權轉載自ACGdoge

自登陸日本市場後,手遊《碧藍航線》人氣持續走紅吸引不少人注意,而對於日本的遊戲媒體和遊戲玩家來說,《碧藍航線》日服的營運公司YoStar帶有一點神秘感
日本遊戲媒體 DenFamiNicoGamer(這遊戲媒體是電擊、Fami通、Nico、4 Gamer四間聯合成立的)發佈了一篇對YoStar社長李衡達的專訪,向日本玩家揭開YoStar到底是一家怎樣的遊戲公司
在訪問中,社長李衡達表示《碧藍航線》遊戲營運的想法是讓玩家樂在其中,讓玩家願意課金,滿足玩家的需求

對於《碧藍航線》在日本走紅,YoStar社長李衡達認為是因為有『艦これ』這樣一位偉大的前輩存在,為艦船擬人化遊戲這個遊戲分類的成立積累了一定數量的玩家
(原文:そういった要素が上手く融合していて、日本では『艦これ』【※】という偉大な大先輩のおかげで、艦船擬人化という確立されたジャンルに一定数のユーザーさんがいます。)
對於作為一款中國遊戲的《碧藍航線》在日本市場展開,YoStar方面本來預測多少在日本會被罵,但即使如此也會有一定的玩家享受這款遊戲
但《碧藍航線》在日本市場的高人氣大大超出了營運方YoStar以及遊戲開發方的預料,所以日服在開始營運時有一些準備不足
而日服的高人氣帶給YoStar更多的就是忙碌,每天都要回覆玩家的查詢,工作量不斷增長,但YoStar的營運方針就是盡可能地親切對待玩家,而遊戲的指揮也是忙碌到深夜,都已經不記得熬過多少個不眠之夜

對於有玩家評價《碧藍航線》日服與艦これ初期的人氣火爆很相似,李衡達對能夠被玩家引用以艦これ作對比感到很光榮
而《碧藍航線》在正式進行日本本地化工作之前就已經有面向日本市場的工作,這也是這款遊戲能夠在日本走紅的原因之一
《碧藍航線》的遊戲插圖對日本玩家來說沒有違和感,是管理插畫美術人員的功勞,正是有了他們的管理和審核才有了現在遊戲的品質
而日服與中國服相比,中國服由於一些政策規定存在一定和諧規制,而《碧藍航線》在日本則可以實現原本的角色露出度目標
《碧藍航線》的開發方對日服也非常高興「這就是表現自由,我們追求的就是這個」,至於二次創作只要遵守最低限度的底線就沒有問題
日服遊戲本身的內容是十分自由的,雖然也有禁止詞彙,但並沒有特別在意相關事宜,當然對於不合適的發言仍會排除,以免為玩家帶來不快感,李衡達認為這次《碧藍航線》在日服的走紅更多是因為作品本身的力量

《碧藍航線》是YoStar在日本營運的第二款遊戲,如果有餘力的話明年YoStar還準備在日本市場推出第三款遊戲
在李衡達的眼中,《碧藍航線》在中國市場是二線集團中”領頭羊”的手遊作品,而YoStar獲得日服的營運權是《碧藍航線》尚未面世的2016年秋天
目前YoStar在日本包括打兼職工者在內員工數有10人,正式員工6人,日本本地化工作都是YoStar內部完成
但現在《碧藍航線》在日本走紅,李衡達感覺當時對於員工人數的判斷真的失誤了,對此社長非常感謝自己的員工(辛勤工作)
而在遊戲宣傳方面,YoStar將《碧藍航線》宣傳工作的一部分託付給自己信賴的公司一起進行,例如YoStar會在《碧藍航線》玩家聚集的網站投放一些宣傳廣告,Fate HF劇場版上映前也有《碧藍航線》的廣告

對於《碧藍航線》的營運,YoStar也會考慮日本玩家想要的是什麼,而不是一味照搬中國服已有的活動,而開發商也與YoStar十分默契,構成了非常好的合作體制
不過就李衡達自己來看,他覺得《碧藍航線》日服的展開速度是有些太快了
作為一個已經結婚的蘿蔔宅(Robot),李衡達在採訪中談到《碧藍航線》的結婚系統時對日本記者開玩笑地表示結婚就是人生墓場,結婚之後就無法想做什麼做什麼了
對於阿宅這位社長也勸結婚要慎重,但如果是二次元老婆的話可以盡情重婚

而《碧藍航線》在日本引起玩家討論的其中一個重點就是SSR的出貨機率高達7% ,遠遠超出一般的日本手遊
李衡達表示自己作為一名玩家,對如今的課金抽卡文化有一種違和感,《碧藍航線》的課金系統就是希望讓玩家享受遊戲沒有壓力感,讓玩家覺得這遊戲很有趣所以去課金
一些日本玩家還擔心這麼良心的課金系統遊戲以後怎麼維持下去,李衡達對此表示玩家不用擔心,當然營運還是希望課金數字能增加
而日服營運公告中對於服務器問題以精確時間描述也令日本玩家感到很新鮮,這個就是YoStar的另一個理念,遊戲發生問題,向玩家交代要獲得玩家理解的話,首先要自方”能說服到自己”
YoStar並不負責硬件問題,YoStar也不懂服務器的整備,手遊的營運其實是服務業,YoStar是為玩家提供滿意的服務,對於問題發生的原因和狀況作出說明是最低限度的責任

在採訪中李衡達也回顧了自己從中國到日本留學以及創業的歷史,李衡達原本就是個蘿蔔宅(他個人希望在《碧藍航線》中讓無敵超人桑波特3登場)
在大學畢業後放棄了中國工作的機會,前往日本就讀法學院研究生,畢業之後在日本成為一名普通的上班族過上穩定的生活
在1年半後一位Galgame玩家朋友邀請他一起設立一個遊戲公司,那個遊戲公司是米哈遊,李衡達做法務,朋友做社長,後來李衡達成為了米哈遊的社長
再之後李衡達從米哈遊社長職位上退下來,參與YoStar公司的成立成為了這家公司的社長
米哈遊只營運自家的遊戲,而YoStar則營運外面開發公司的遊戲所以自由度比較高,目前YoStar在日本仍在隨時招募員工,公司現在人手不足,已經讓李衡達懷念起西裝革履做上班族的時代了

原資料出處:
//news.denfaminicogamer.jp/interview/171101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