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島秀夫:日本應該變為「創作者主義」,遊戲與電影的著作權應該屬於從0到1的創作者

*/ ?> */ ?>

原文授權轉載自ACGdoge

在日本動畫、電影經常採用製作委員會模式,風險由委員會的成員共擔,商業收益也由委員會的成員分配,日本遊戲也往往採用類似的投資製作模式
雖然這種模式可以有效減少商業風險,但也造成日本動畫、電影、遊戲在創作的時候不得不照顧各方利益,實際製作團隊的權力很小,同時作品的商業收益也難以沉澱到基層製作者的手中
面對日本遊戲行業的問題,小島秀夫在採訪中提出,遊戲與電影之類的作品著作權應該屬於實現從0到1的製作者們,創作者們得不到相應收益,就不會產生新的創作者

小島秀夫在接受《東洋經濟》的專訪中提到,現在日本的動畫、電影、遊戲著作權歸屬必需有相應的改變,著作權應該屬於創作者
現時無論是遊戲還是電影,都是支付製作費的人(組織),也就是負擔製作風險的人擁有作品的著作權,但是日本應該變為「創作者主義」
從0到1創作作品的人如果得不到相應權益的話,就不會產生新的創作者
小島秀夫認為總有一天關於著作權的觀念或許會發生變化,現在透過網絡個人可以在網絡上發佈個人的作品,創作資金的募集方法也有改變,這時就不存在負擔創作成本和風險的公司,觀眾/玩家/讀者與創作者之間就不需要公司來搭橋鋪線了

而日本的一名電影愛好者最近也在自己的推特上質疑日本動畫行業對於人才的使用
這位電影愛好者稱,動畫製作者一個月休息0-3天,每個月工資13萬日元,無論他參與的作品受到如何的讚美如何的歡迎,5年來他的工資都沒漲過一分錢,而他覺得只要自己的名字出現在片尾工作人員名單中就好了
而比他早入行10年、20年的前輩們也對年輕的動畫製作者說我們當年也徹夜加班,我們當年也和你拿相同的工資,你們現在可以用電腦CG,我們當年可都是純手繪
CG製作動畫方便但不意味著現在的動畫製作比以前的動畫輕鬆,現在的動畫品質要求更高作業量更大,況且20年前的13萬日元和現在的13萬日元價值也不同,20年前的物價、房租和現在也不一樣

這位電影愛好者認為日本動畫幾十年來這種高強度低工資的工作模式沒有改變過,就算是社畜在日本動畫行業都難以適應,動畫製作者已經和奴隸是同一個級別了
更悲哀的一點是一位動畫製作者在出名的時候就已經被完全洗腦,拿到了穩定的工作收入後,他們又會變成威脅新人製作者的那一方,一個作品大賣創作者也不會漲工資的日本動畫行業早就應該崩潰了

原資料出處:
//toyokeizai.net/articles/-/184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