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愉悅】活出自我的角色,「Re:Creators」築城院真鑒聲優坂本真綾採訪

原文授權轉載自ACGdoge

*以下內容涉及動畫最新話內容及原作劇情透露,敬請注意*
*以下內容涉及動畫最新話內容及原作劇情透露,敬請注意*
*以下內容涉及動畫最新話內容及原作劇情透露,敬請注意*

剛放送的《Re:Creators》第10話中戰鬥終於變多了,一話中發生了好幾個戰鬥場景,真鑒對彌勒寺,白毛對單細胞騎士愛麗絲,賽蕾嘉對愛麗絲,軍服姬對賽蕾嘉,最後彌勒寺重要的能力板額被真鑒奪走了
真鑑這個角色由於能力設定上就是要以言語激發對方,透過「謊言的謊言即是真相」的能力逆轉結果,所以真鑑在戲中有很多台詞,可能比智力最高的白毛更”能言善道”
在第10話播出後《Re:Creators》官方公開了真鑒聲優坂本真綾採訪,在採訪中坂本真綾提到真鑒說不定就是個在擺脫故事世界的束縛中活出自我的一個角色,或許真鑒對於自己在作品中被賦予的角色是作為惡人被描述而有所不滿

——您是自《空之境界》以來再度參加青木英監督的動畫作品

坂本真綾:是的,那個時候我就在想,青木英監督的作品果然很出色
這部動畫的試音選拔離正式播出有相當一段時間,從這個準備時間長度想像的話,大家在這部作品上的投入令人感到巨大的熱量,所以《Re:Creators》就是這麼一部優秀的作品

——能講講試音選拔時候的趣事嗎?

坂本真綾:我在參加試音選拔的時候,是參加賽蕾嘉、愛麗絲特莉婭、真鑒三個角色的試音
真鑒是個性最強的角色,對於這個角色的印象就是看起來很難配但也是一個很有趣的角色,當得知自己被決定為真鑑配音的時候很開心很期待

——關於對真鑒角色的印象能稍微說一下嗎?

坂本真綾:Re:Creators是一部原創的故事,所以對於未來劇情如何展開自己也不知道,真鑒的本性是什麼,她又有什麼企圖,自己一開始也有無法掌握的地方
因為真鑒在登場瞬間就散發著相當兇暴的氣場,一臉笑容幹出很殘酷的事情的反派樣子,而其他角色很多都是像「正義的伙伴」,因此最初對於真鑒這個角色就是想「配成一個顯而易懂的敵方角色就好了吧」
所以在真鑒最初登場的那一話測試配音時,試著以腹黑、一肚子陰謀詭計的聲線配真鑒
而監督與音響監督就說「真鑒就是在享受著這個情況」「聲音不要太低請更可愛一些」,由此之後才明白真鑒這個角色不是單純的惡人,而是在享受事件

——真鑒的眼神和表情看起來很可怕

坂本真綾:牙齒都是鋸齒的,很可怕呢(笑)
但是雖然真鑒外表看起來不善,但是在聲音方面不用也要如同外表一樣窮凶極惡
表情讓觀眾覺得可怕,但是有著這樣恐怖表情的人卻非常開心愉悅地說話,這種表情和聲線不相匹配的情況會令角色更加神秘,讓觀眾感覺毛骨悚然

——真鑒的「享受」「愉悅」,是某種「愉快犯」的感覺還是說心懷坦蕩的感覺?

坂本真綾:嗯……雖說真鑒是某種愉快犯,但真鑒是從自己的故事世界中穿越到現實世界,對於獲得了自由而感到喜悅,對於活出自己人生而具有貪欲的角色,在這種意義上並不覺得真鑒是愉快犯
實際上真鑒比其他角色更能客觀地看待自己處身的狀況,對於已經發生了的事情怎麼思考也沒用,真鑒有著像「既然這樣的話現在就必須要生存下去」這樣積極向前的一面

——確實故事中其他角色很多都在煩惱原來故事世界和現實世界的差異和自己的立場,真鑒出場後就沒煩惱過這些事

坂本真綾:是的,將自己故事的原作者直接殺掉這點也與其他角色不同
雖然做了很殘酷的事情,但是真鑒動起手來毫不猶豫,也許真鑒懷著很強「自己的人生想要自己掌控地活下去」的感情
或許真鑒對於自己在作品中被賦予的角色,是作為惡人被描述而有所不滿
不想在別人規劃好的路線上前進,而是想要過上自己選擇人生的生活

——真鑒的精神攻擊相當厲害,登場後很快就能掌握狀況,在為這樣操控人心的角色配音的時候,有什麼注意的事情嗎?

坂本真綾:總之真鑒一登場就會說大量的台詞,不給對手思考的空隙,連珠炮似的說個不停,在這樣的話術中逐漸控制對手
雖然真鑒說話像是開玩笑,但實際上是攻擊對方的痛點,這種攻擊方法相當巧妙,我是帶著「一個人要說多少頁的台詞呢?」這樣的感想去配真鑒的長台詞,果然作為表演者對於配長台詞還是會感到緊張
「不要出錯」「配音要符合動畫時間長度」這種問題自然是必須考慮到的,但在這之上,總之就是注意不要讓真鑒的台詞變成左耳進右耳出,要令觀眾聽到真鑒的話會有所思考
如果真鑒的話意沒有傳達的話,真鑒說話的厲害之處也就無法傳達,所以對於真鑒的長台詞我自己首先會細細咀嚼理解,從心底明白真鑒的意圖

——原來如此

坂本真綾:但也有不可思議的事情,在角色說話的同時角色還在不斷運動,角色的這些動作也會令我們的表演範圍擴大,角色有趣的動作也令台詞更加自然

——說起來真鑑很少站在一個地方說話呢

坂本真綾:真鑑一直在動,是個相當嬉笑搞怪的角色,說到真鑒的動作,印象裡真鑒很多時候都是邊吃邊說話
「來到這個現實世界,食物居然如此美味」這樣的台詞經常被創造物的角色所說,真鑒經常在吃東西,在吃東西的時候真鑒也會露出破綻,即使說的是危險的事情,但乍看之下也沒聽到,這樣的表演還挺有趣的
真鑒用鼻子哼歌的場景也很多,總之就是不停輕快地哼著歌,所有的台詞都是基於這個哼歌的話就好了,感覺是一邊愉悅著唱歌一邊說台詞

——真鑒哼的歌完全是交由您自己決定嗎?

坂本真綾:基本上在配音臺本上就寫著「鼻歌」,在真鑒一個人哼著歌漫步商業街的地方就這樣寫,但只有一個地方,臺本上是明確要求哼出實際存在的歌曲的某個部分

——這對於您的粉絲來說是必聽的部分

坂本真綾:不不,只是真鑒愉悅在路上走而已,其他在配音中注意的地方的話,真鑒是一個透過說話給對方造成傷害的角色

——「透過說話給對方造成傷害」是指?

坂本真綾:例如只是話語都令對方很痛苦,直戳對方痛點的台詞,如匕首一樣,這是普通的情況
而真鑒則是會一臉陽光燦爛,夾雜著笑容向你說出這些過分的說話,是戲弄人的感覺,慢慢地一點點反覆戳痛點,在這部動畫中我也進行了很多的嘗試

——除此之外還有什麼辛苦,令您印象深刻的場面嗎?

坂本真綾:雖說每回的配音都覺得很難,但印象深刻的場景是真鑒初登場
因為這是決定觀眾對真鑒第一印象的重要場面,所以配得相當有幹勁,但我不會事先想我太多,在配音當天聽著其他聲優配音的台詞,在出場的時候試著以配音來決勝負這樣的感覺
與其是符合事先計算還是這樣的方法比較好,和真鑒這個角色有關的其他方面也是如此,如果只考慮自己角色的話,我覺得會無法實現角色在整體故事中的作用
真鑒有很多與其他角色一對一的對話場景,無論和誰在一瞬間角色之間都像發生化學反應一樣很開心,特別是真鑒對愛麗絲、真鑒對颯太、真鑒靜靜地看別人打架的場景令我印象深刻

——讀了臺本,在理解了台詞意圖之上,配音是即興進行的嗎?

坂本真綾:我對真鑒這個角色重要精髓的部分不會迷茫,會堅定「就是這樣的角色」來為真鑒配音,理解角色想要說什麼,但不會定死這個台詞用什麼聲音、用什麼風格說台詞
在這之中要說比較難配的台詞的話,在第10話中奪走了彌勒寺板額的真鑒,最後說「第一部完,向著朝陽擺個POSE」
這個台詞被要求表現得可愛,但我完全不知道真鑑內心可愛的一面,這句台詞真的配得很辛苦,還有一點微妙的羞恥感
真鑒就是個極具活力的普通女子高中生,比起其他重要的場景,這種好像無關緊要的場景,配起音來也有著不為人知的辛苦啊

——真鑒台詞的語氣就像是廣江禮威一樣的有趣

坂本真綾:真鑒有很多台詞都有獨特的語尾,一開始自己配音也有點不習慣,「〜なのだね」、「〜かなかな」這樣的語尾在平時幾乎聽不到,到底怎麼說才正確自己也不知道,所以就暫且嘗試一下
但是這些特殊的語尾漸漸地與真鑒這個角色緊密地聯繫在一起,角色個性的印象變得容易理解,在角色設定方面得到了幫助「真鑒原來是這樣的感覺」
我個人覺得Re:Creators是個很有趣的作品,其他聲優也是一邊說著很有趣一邊為這部作品配音,每個角色的個性都生動地​​描繪著,在台詞中也有清爽非常能打動人心的詞句,腳本也相當精彩
這部作品中也有描寫作為創作者的苦惱,實際製作作品我想也是這樣
而被製作出的重要腳本,創作者們在腳本中想要表達出的思想,我們聲優應該使其具現化,聲優有著以聲音作為作品助力的立場,透過這部作品我再次認知到聲優這份職業的重要性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