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進一步挖掘】首日GSC攤位排頭位者竟為Bilibili舞台主持,香港C3展覽GSC限量品搶購事件後續追查

事緣:【有相有片證據確鑿】揭場內特權人士視規則如無物,香港C3展覽GSC限量品搶購事件報告
雖然香港C3展覽已過去一個星期,但我方(香港同人Doujin Station、ACGer)仍在繼續跟進這次事件並取得一些新的進展。

首日GSC攤位排頭位身份確認
我方人員在研究展覽首日開場時數張拍攝GSC攤位隊列頭的相片時,憑去年香港同人一篇有關同人活動CWHK的報導內認出排頭位人士的身份。《CW大會再跣參加者 電報辦連續執法成功》
與Bilibili線下活動官方微博帳號公開的活動照對比後,我方認為在相片中在展覽首日GSC攤位排頭位的人士是參展商Bilibili相關人士,並就此向Bilibili有關方面求證,其後我方收到Bilibili的官方回覆:

經調查後Bilibili確認展覽首日GSC攤位排頭位的人士是這次參展活動受聘於Bilibili的舞台主持,並非Bilibili公司員工。
在得知此事後Bilibili與當事人詢問,當事人已認知他的行為有所不妥,向其他排隊購買產品的同好者表達萬分歉意,並願意主動退回其購入的產品。
Bilibili表示經此事件,他們會在未來增強與相關合作人員的事前溝通,對各項規則、義務、活動背景做到提前告知,以避免未來出現此類情況。





《CW大會再跣參加者 電報辦連續執法成功》

和EXHIBITOR證件合照的GD子
我方收到由網友提供在某微博用戶上載的兩張照片,一張是GSC限量商品和EXHIBITOR證件的合照,另一張該用戶則提及照片中的GD子為展覽第二天入手。
經對比後發現第二張照片的背景與我方記者拍攝的某張相片非常吻合,在展覽次日,即同一天亦在該用戶在照片中提及的”荃灣金禾遊戲機中心”由網友拍攝到同一人物出現:



熟悉的臉孔在兩天展覽皆有出現
在對比展覽兩天開場的照片,我方發現有相同人物在兩天皆有出現。
而下方照片在展覽首日由我方記者於信和某店舖內拍攝:

淘寶炒貨者亦為香港本地炒家?
C3的限量GD子,首日開賣即在淘寶網上迅速以快貨之名炒起。經記者查證,該賣家在香港觀塘及上環擁有店鋪。

如何改善或避免類似情況?
我方早前向主辦大會發出書面查詢,詢問大會就此次GSC限量品搶購事件的回應及是否已進行相關檢討及研究改善措施,截至本文發稿暫仍未有回覆。
我方認為針對此類情況,C3主辦大會可以研究以下的改善方向:

—徹底改革證件形式及持證者入場制度
如事緣文章內提及,做成此類情況的根本原因出自證件的形式是不記名,任何人也能佩戴,因此能大量複製非工作人員提前入場,即使大會主辦職員主動截查場內的”無證者”,只要協助其進場的參展商職員有心包庇大會職員亦無可奈何。
參考去年另一大型展覽ACGHK香港動漫電玩節為例子,主辦大會為傳媒發出的入場證件變更為連持證者相片的個人式證件,在每次進場時更要掃瞄證件上的條碼。
如各類證件都變更為個人式證件,就能由根源杜絕複製場外人士提前進場的問題,各類持證人士亦因有所顧忌行為可能稍有收歛。
然而此改革涉及的人力物力成本可能相當巨大,行政上的可行性亦是一大問題。

—退而求其次的簡單方案
大會主辦會於PRESS證件寫上所屬單位的名稱,其他證件如能採用類似做法其實已有一定效果。
如EXHIBITOR和STAFF等證件都寫有所屬的參展商名稱或員工名稱,在開場前大會主辦職員巡邏截查在場內無所事事到處流連的人士就能記錄相關持證者的所屬單位,此舉對各一般參展商及其他持證者而言也會令他們在借出證件給朋友提前入場時有一定顧忌。

—引入排隊籌制度
大會主辦可以參考其他展覽的做法,事前與各參展商溝通後,在開場前一定時間向場外排隊人士派發排隊籌號,活動正式開場後一定時間內各參展商讓持有排隊籌號的人士優先購買產品。

事件總結:特權排隊有錯嗎?
如事緣文章內所言,場內人士在展覽開始時快徹夜組一步排隊購買限量商品不是今天才有,而是多年以來一直都有的情況。
單以這次GSC限量品搶購事件而言,C3主辦大會定下的規矩是”各參展商不得在展覽正式開始前讓人排隊”,GSC確實有執行此規定,主辦大會亦派出職員在開場前驅散在GSC攤位附近徘徊流連的人士。
因此就制度而言,在開場一刻成功搶在徹夜組之前進入GSC攤位隊列內的各類持證者/借證提前入場者並沒有違反大會規定。
而今屆GSC攤位會這麼受眾人關注,某程度是因為部分限量商品的準備數量遠遠不足以滿足用家需求,以GD子為例大部分的數量都落入場內人士的手中,大量一般參加者冒著寒風徹夜排隊仍然撲空,因此令很多人感到對一般參加者極為不公平。

綜觀各地的展覽活動,同類型的情況的確十分常見。
然而這次事件卻突顯了這次事件發生後會予人觀感極差的一個重要原因:
持有證件的各類人士把證件借給跟場內工作無關人士提前入場搶購限量商品,此種行為已到了頗為猖狂的程度。
當限量商品的數量極少時,商品只會落入預先進場人士的手中,一般者預早多少時間排隊進場其實已無甚意義,因為即使跑得再快,也快不過預先就在場內的人。
無論是大會方還是參展方,都應該正視問題而非讓問題延續下去,否則每一次都帶來爭執時,只會讓特權人士繼續得益,而一般玩家,徹夜排隊的人可能會憤而離去,讓展會變成特權樂園。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