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 Beats根本不及格,白箱做好被痛罵覺悟」PA社長堀川憲司回顧自社制作的動畫作品

*/ ?> */ ?>

原文授權轉載自ACGdoge

之前P.A. Works(PA)社長在公司成立15週年的專訪中回顧了近幾年PA製作的動畫作品,透露了很多製作時的情況和動畫製作的目的
在提到《白箱》時堀川憲司表示當時是抱著做出來被業界的人批判的覺悟去製作的,也提到PA最重要的是不斷的保持新鮮感和刺激感。

——2012 年時 PA 製作了清爽的青春動畫《TARI TARI》和恐怖的《Another》兩部風格截然不同的作品

02
堀川:TARITARI 是受到東日本大地震啟發,想要做成一部即使遇到了悲傷的事情也不要失去希望繼續前進,和歌聲結合在一起的作品
在《Angel Beats!》時已經做了樂隊題材,同樣是唱歌《TARITARI》嘗試的是更加質樸的合唱
《TARITARI》動畫監督橋本昌和是首次擔任TV動畫監督,第一次做監督都會手忙腳亂有點胡鬧
但是這種認真的胡鬧會讓作品朝好的方向發展,對於監督的非常要求做出對應的我們也是很辛苦,但是一部做的很開心的作品。

——《Another》是人氣作家綾辻行人創作的恐怖小說改編的作品

03
堀川:角川很多年前就和我們說來一起做部動畫吧,在讀了各種各樣的小說後我們覺得《Another》很符合我們最匹配
這部動畫也是我們首次和水島努監督合作,我們當時問水島努監督擅長搞笑作品的他有沒有興趣做一部恐怖動畫,結果水島努很有興趣,也是無論如何就拜託水島努擔任這部動畫的監督
雖然《Another》是以富山為舞台,不過那種陰沉沉的氛圍在美術方面表現的很好,那種要有什麼事情發生的氛圍很好的表現了出來。

——這部動畫劇情充滿了各種展開在網上甚至流行「要是在Another裡早就死了」這麼個說法

04
堀川:因為劇情總是有人死,所以決定舞台原型地是挺困難的
我想如果是富山本地人的話會允許我們把這裡作為殺人事件的舞台原型地,所以我們就把自己所在的富山當成了舞台原型地

——2013 年 PA 製作了很多動畫
05
堀川:在2013年之前PA所有製作的動畫企劃都是我親自拍板決定的,但是隨著年輕製片人逐漸培育成熟,也就到了他們去推動自己的動畫企劃的階段了
2013年的第一部作品就是「來自風平浪靜的明天」
這部動畫是辻充仁製片人和篠原俊哉監督共同企劃的作品,這個企劃從立項開始就是他們完全自己創作,我就是一個旁觀者
我覺得這部作品中他們加入的要素十分精彩,我絕對刻畫不出來14歲的少男少女那種純粹的戀心
而這種青澀的戀愛是比我年齡還大的監督刻畫出來,說實話我有點不甘心,在公司中有著同事之間的刺激和競爭是件好事

——以森見登美彥小說《有頂天家族》為原作改編的同名動畫也是風格完全不同的作品

06
堀川:《有頂天家族》是當時我們從沒有做過的風格的作品,也是吉原正行首次擔任TV 動畫監督的作品
我當時認為充滿自由畫師的原畫集團,根本無法應對吉原監督要求的那種TV動畫批量生產體制
《有頂天家族》動畫製作從技術到員工工作態度要求非常高,為了實現監督的要求幾乎PA所有的員工都參與製作了這部作品,為此還培育了一批員工
吉原監督有一段時間去了Prodction IG,在製作OVA 動畫《小舞的魔法與家庭日》時吉原監督回到了PA,培育了動畫製作現場的原畫師
其實這是吉原監督首次擔任監督的動畫作品,這也是一部忠實動畫的基本準則「動起來」的作品

——《花開物語》劇場版也在 2013 年上映
07
堀川:《花開物語》TV動畫完結後很多觀眾都希望能有續作,這部劇場版想的是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們還能在《花開物語》上創作出什麼
但是PA的動畫都是在最終話完美的完結,所以做續作挺困難的,至於花開物語很多人都表達了想看劇場版的意見,於是岡田麿裡就在聽取了大家的意見後寫了劇場版的故事。

——《RDG瀕危物種少女》也是一部以小說為原作的改編動畫

08
堀川:這是「這部作品不是挺適合PA改篇動畫」的被提案作品之一
作為一部普通的動畫企劃,這是一次將向來被認為改編動畫很難的兒童文學改編成動畫的難得機會,我們很高興能製作這部作品
通過這部作品,PA得以更深的考慮動畫劇情,閱讀了很多的神話和傳說,我個人因此受到了很大的影響,在 RDG之後我製作的作品也有了很大的改變。

——2015 年 PA 的第一部作品是以福井為舞台的《玻璃之唇》

09
堀川:一般的動畫,一開始系列構成(故事構成和發展大綱)要決定下來才能進入製作
而《玻璃之唇》是在都不知道故事如何結尾的情況下就開始製作,動畫故事的主題還有登場人物都是邊做邊想
所以關於這部動畫的主題是什麼,自己沒看的話是很難回答出來的
我認為這部作品的主題是心中有傷的人如何回應別人的期待,但是這僅僅是我個人的結論並不能作為對於觀眾的提示
每個觀眾都有各自的人生經驗,也會得出不同的結論,我想《玻璃之唇》是一部成為了容納大家各種想法的容器似的作品,現在有很多作品都想做成這樣

——以動畫行業為舞台的《白箱》,很貼近自己的現實生活,這樣的動畫在製作上也有難題嗎?

10
堀川:動畫行業到底是什麼樣子,答案因人而異,不同的公司也會有不同的看法
但是白箱動畫只能以一種形象來展現行業,因此製作時已經做足了動畫播出後被同行批判的覺悟,但沒想到動畫播出後被同行們盛讚
我把自己入行25年來通過製作動畫所感受到的魅力,自己的人生體驗還有從同行聽到的各種各樣的事情,進行了一定程度的藝術加工融入了這部作品,所以和我一樣覺得製作動畫很有趣能夠堅持製作動畫的人能夠認同這部作品

——後來就是《Charlotte》這部第二次和麻枝准合作的作品了
11
堀川:製作「Angel Beats!」時新人員工很多,所以「Angel Beats!」動畫沒能把麻枝準想要的東西傳達給觀眾
雖然很多人說AB動畫很有趣,但是對身為動畫製作公司的PA來講「Angel Beats!」這部動畫是不及格的
所以當新人員工們成長後,我們想再次和麻枝准合作
而且在 AB 時年輕的員工們很享受這部動畫的製作,所以再一次讓年輕員工一邊享受一邊以粉絲崇拜的視線來製作這部動畫也挺好的
在《來自風平浪靜的明天后》PA 沒再把動畫交給年輕製片人把關,但我想應該讓和觀眾同齡的年輕製片人和年輕製作團隊成為這部動畫製作的核心
現在 PA 進行中的企劃也有相同的想法。

——《春太與千夏》則是一部涉及到社會性問題的青春懸疑小說改編的作品

12
堀川:這是角川當初向我推薦動畫化的作品,雖然PA一直在找適合改編動畫的原作小說,但是完全沒注意到《春太與千夏》這麼一部有趣的作品,所以我們決定把這部作品動畫化
原作小說的角色從主角到配角刻畫的都很好,春太、千夏與草壁老師的三角關係,還有一開始就說明春太與千夏沒有戀愛關係都十分新鮮,是一部很有趣的青春群像劇作品
但是這部小說解開謎團時幾乎都是對話如何將其轉變為動畫的畫面視覺表現很難,而且作為吹奏樂部原作小說中幾乎沒有他們進行練習的場景
所以如何有效的使用吹奏樂這一元素也挺難的,還有原作故事涉及到的50年前的社會問題如何讓現在的年輕觀眾有所共感也是個問題,動畫監督在這部動畫中挑戰了很多問題。

——這也是一部大東百合恵首次擔任總作畫監督的作品
13
堀川:大東百合恵是在通過公司內部競賽后被決定成為PA在關口可奈味、石井百合子之後培育的次世代角色設計
雖然《春太與千夏》也是橋本真央首次擔任製作主任的作品,但橋本真央表現的很好大有收穫
作為製作主人的橋本真央支持大東也支撐了整個製作團隊的精神面貌
雖然說過很多次,對於製作特別是製作現場製片人來說,調動工作現場的氣氛也是工作的內容
橋本真央未來自己成為現場製片人後就要把團隊凝聚在一起,要告訴大家監督對於作品的要求,要講明團隊面臨的挑戰。

——目前正在播放的《黑骸》是以富山為舞台的 PA 首部機器人動畫

14
堀川:機器人動畫很早之前就是日本動畫的一個分支,早就想要挑戰一下了
這次的《黑骸》是讓一直在背後支持作畫的的 PA 3D 製作團隊成為了製作現場的主角
PA 總部的作畫員工漸漸在增加,意外的是女性員工對於畫戰鬥畫面並不反感,不如說PA 的妹子們都很喜歡畫熱血戰鬥
而這次讓我想要挑戰機器人動畫的契機是因為黑部大壩作為巨大人工建築的那種浪漫感,總覺得在大壩裡會有一個超級大的機器人存在。

——《黑骸》是 PA 和岡村天齋首次合作的動畫

堀川:之前岡村天齋就和我們開玩笑似的抱怨過為什麼你們PA 的動畫不找我來做監督,當時我是說我們PA 還沒有能夠請岡村監督擔任作品監督的實力
不過現在PA 公司和人才的實力都有成長總算是有底氣請岡村監督了,以前PA 的動畫考慮到工作人員的體力和預算,不得不在分鏡方面做些無可奈何的妥協刪減
當時十分不甘,而這次的《黑骸》在分鏡方面我們放手去做,監督想怎麼發揮就怎麼發揮。

——作為機器人動畫,您有什麼特別要求的地方嗎?
15
堀川:第一點是要製作讓人看得賞心悅目的機器人戰鬥畫面,機器人動畫難做的原因是畫一張機器人動畫的原畫十分費時間
而且為了表現機器人的重量感,還必須要減緩動作速度,所以必須要繪製數目龐大的原畫
而這種預算和工時的問題用3D 製作技術就十分容易的解決了

另外一點是戰斗場景都是發生在城市街道,而不是宇宙空間
在這種貼近現實生活的場景中機器人進行戰鬥為了有更多的規模感和震撼力,所以參考了很多現實場景。

——2016 年對 PA 來說是怎樣的一年?
堀川:對於PA 來說時時刻刻充滿挑戰是最重要的,當自己漸漸習慣了製作一部動畫的喜悅時這是非常危險的
最後會變成獲得了製作動畫的機會但是再也無法享受製作動畫的快樂
對於創作者來說經常尋找新的刺激和課題是非常重要的,無論是明年要做的作品、後年要做的作品還是今年還在做的作品,PA 的現場製作力還需要提高150%。

——15 週年對於 PA 來說在事業上還有巨大的挑戰嗎?

堀川:之前我們在PA 主頁上已經發表了未來工作企劃,就和之前說的一樣現在的行業環境有了巨大的變化
為了繼續製作動畫,PA 作為動畫製作公司必須獨立而又堅強,為此PA不僅要增強自己的實力還要有敢於冒險的精神
PA 剛剛成立時只是想做動畫而已,但現在 PA 在想我們在富山這個地方做動畫的意義是什麼?
我們 PA 做動畫對於富山縣和南礪市有什麼作用嗎?
但是當PA 嘗試的各種各樣的事情結合在一起後,作為動畫一定會對當地的發展有所貢獻
我覺得動畫最巨大的力量就是展現給觀眾的故事,所以我想要做出一部能夠鼓勵觀眾、鼓勵南礪市、鼓勵製作者,鼓勵大家的積極樂觀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