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鐘敲響】新人離職率90%,年收入不足百萬日元,動畫製作行業的崩壞危機!

原文授權轉載自ACGdoge
shirobako
之前中國公司「繪夢」CEO李豪凌在接受日本媒體採訪時提到繪夢日本在招聘人的時候只是提到簽的是正式員工合同,給的是正式員工待遇就吸引了很多的日本動畫製作者前來應聘
不能說繪夢給錢多,而是日本動畫公司給錢太少福利太差,日本動畫製作者們現在就是對於問題看得很明白,但暫時還沒看到行業結構的明顯改變
儘管動畫網絡配信的市場規模即將追上傳統的動畫BD/DVD市場規模,但是要從前端銷售模式改變引伸到基層製作結構改變需要很長的時間
日本動畫製作者·演出家協會理事與動畫監督山崎理(やまさき おさむ)就談了行業整體面臨的幾大互為表裡的問題:職率高老齡化加劇、工資低、僱傭結構不穩定

新人九成離職率,老齡化加劇

shirobako-episode-1-21
動畫行業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很高的離職率,日本全國各地都有因為喜歡繪畫,喜歡吉卜力動畫而想要從事動畫製作行業的年輕人,但這些人中大半最後都放棄了自己進入動畫行業的夢想離開了這個行業
按比例來說現在的動畫製作行業差不多10個新人只有1個會最後留下來,新人離職比例高達九成,而伴隨著年輕員工的辭職,日本動畫行業整體老齡化趨勢也在加速
現在行業中從業者的年齡集中在四五十歲,這都是當年看《宇宙戰艦大和號》《機動戰士高達》而立志要做動畫的人,再過十年很多動畫製作者就要進入60歲了,也許日本動畫製作行業的未來會更加嚴峻

動畫行業離職率高的理由之一就是工資低,雖然這個行業的收入是根據實力來決定,但也有行業新人年收入不足100萬日元的例子
動畫製作現場是計件付費,製作者自己的製作速度和質量對收入有很大的影響,所以靠做動畫無法維持生活的人也有很多,而且動畫製作有時候一天需要工作10個小時以上,連打零工兼職賺飯錢的時間都沒有

但另一方面如果是又有實力又擅於和上層交涉,也有20多歲的年輕製作者年收入有500萬至600萬日元的
在一大群年輕製作者忍耐低收入和長時間的工作同時也有人能夠獲得數倍於他們的工資,如此嚴峻的現實也成為了貧窮的動畫製作者們絕望的原因之一

在動畫製作行業能否撐過3年是入行勝負標準,但是很多人在入行滿3年之前就已經辭職了

僱傭形態的不穩定

6c97655d-s-400x225
導致離職率高,人才難求的根本原因在於業界的僱傭形態不穩定,在動畫製作行業大部分情況都是業務委託或者是自由僱傭,並沒有為製作者們提供穩定的僱傭形態
動畫製作這個行業本來就是要求有實力有幹勁還要憧得交涉,但是業界公司並不在技術和交涉能力方面培訓新人製作者,直接就推向了動畫製作的現場,讓新人製作者沒有能夠作為自由職業者活躍的壓倒性的實力
很多的動畫製作公司也並不採用正規社員的僱傭方式,而是用臨時工和短期員工這樣的方式來使用製作者,從上司那裡得不到指導,自己又是臨時工,工作效率也上不去

即使有動畫公司踏踏實實的培養人才,但最後這些培養出來的人才被資金充足的大動畫公司挖走的情況也很多,好好培育的人才被大公司隨意挖走的這股風氣也令很多公司不想自己培育優秀的人才了
最後就是大公司聚集著一群有著過硬技術和實力的製作者,小公司聚集著一群經驗尚淺能力不足的製作者,這樣導致行業整體的生產效率低下利潤率低下,最後又陷入非正式員工的年輕動畫製作者工資很低的惡性循環

層層分包的製作結構

i13411319891
動畫行業特有的層層分包結構也是個問題,在動畫行業一個新人製作者要從中間幀動畫開始做起,當經驗和技術實力積累到一定階段再去做原畫
而一部動畫製作現場有時可能聚集100名以上的製作者參與,這些龐大的人手和耗費的時間令動畫製作花費巨大,通常30分鐘的TV動畫製作成本是1000萬到2500萬日元,13話的話一部動畫製作成本在2億日元左右
如果這些錢是動畫公司自己出,萬一動畫賣不出去這些成本就變成了巨額的負債,而為了分擔風險就要引入廣告公司和贊助者
而為了保證作品能順利播出,實際上動畫的製作又要外分給很多中小公司,這些中小公司的佣金是從製作費用中抽撥,承包這些工作的中小公司利潤也不多,動畫製作行業的生產結構就和建築業與人才派遣行業一樣

這樣的結構令即使是一部動畫人氣大熱,基層的製作者也吃不到肉,像《你的名字。》這樣票房大賣並且將賺到的利潤讓基層製作者也分享的情況是很罕見的,最近不僅是新人,行業整體的收入也在減少
在當初進入動畫行業,努力2、3年就能靠做動畫自己維持生活,但最近很多製作者在行業撐了3年都賺不到能夠自己養活自己的錢,無論動畫行業怎麼引人注目,實際上從做動畫賺到的錢是特別的少

d63ab74bjw1f93cuvyjihg20b4065n0v
雖然行業面臨著複雜的問題,但是這個行業的從業者卻很單純,很多動畫製作者就是在追求著動畫製作這個職業的價值
對於收入、工作時間、勞動環境不滿的製作者有很多,但另一方面也有很多製作者認為只要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就好,能讓自己做動畫就很感激
業界整體也有一種「能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待遇什麼的就忍一忍吧」這樣的風氣

本來動畫製作者們就對金錢方面的問題就不太在意,很多製作者不擅長團結一致與上層交涉,不會向上面反映自己的困難和要求
庵野秀明也曾指出動畫製作者們單純的製作熱情被公司利用不斷壓榨勞動力,庵野秀明說過從資金和人才方面考慮業界還有五年的壽命,很多製作者也感受到了這種行業危機距離自己越來越近
動畫行業作為Cool Japan的重要旗手產業,也許已到有必要不得不改革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