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透注意】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對自己和日本社會的影響,新海誠談「你的名字」風格為何與以往作品不同

原文授權轉載自ACGdoge
o-shinkai01-570
《你的名字》相對以往新海誠的作品,在劇情上最大的不同就是最後走了一個Happ End,而之前新海誠的作品則是"有情人無法長相廝守"的劇情路線,帶給觀眾青春的感傷
在接受赫芬頓郵報日本版的專訪中,新海誠本人提到了《你的名字》劇情走向的轉變原因是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給日本社會和自己帶來的巨大影響
新海誠也提到自己成不了宮崎駿那樣的日本國民級別的動畫監督,還提到自己其實並不相信什麼命中註定邂逅之類的,人生就是通過各種偶然而出來的

——《你的名字》票房超過 200 億成為空前大熱的作品,您自己預想到這種情況了嗎?

新海誠:不,我完全沒想到會這麼人氣,可能連發行方東寶都沒想到

——您認為《你的名字》能夠吸引這麼多人去電影院觀看是因為什麼?
yourname

新海誠:這個原因並不是一個,而是可以舉出很多,RADWIMPS製作的音樂,電影的視覺表現力,田中將賀先生的角色設計,作畫監督安藤雅司先生負責的畫面,還有就是背景美術團隊製作的精美的背景畫面
在這些原因中如果要舉出一個特別的原因我認為還是《你的名字。》的故事引起了觀眾很大的共鳴
《你的名字》的故事分成兩個層面

表面上的故事男孩遇到女孩,少年與少女相會,少年失去少女,想要再次見面,《你的名字》的故事沿襲了傳統的少年與少女相會故事的套路,我覺得日本的年輕觀眾現在渴望需要這樣直白的少年與少女相會的故事
潛藏在少年與少女相會故事之下另一個層面是,少女通過夢中的事情從災害中拯救眾人的故事
2011年後我們日本人經常會思考「如果我變成了你的話」,換言之就是在某處也許存在一個和現在的自己完全不同的自己
「如果自己在那個時間那個場所」、「如果明天東京就發生巨大自然災害」,與其說是我們的同情心增加了,更多的是這種發生巨大自然災害的可能性經常擺在我們眼前,下意識的就會這麼想

《你的名字》的故事從那天交換身體開始,在鄉下的三葉和在東京居住的瀧交換了身體發生搞笑的故事,後來就變成了瀧思考「如果自己在那個消失的小鎮居住的話」的故事
我們在2011年以後經常想想的「如果我變成了你」的想像力在這部動畫中就存在,也許無意識中就將作品和很多的日本觀眾聯繫在了一起

——《你的名字》的最後三葉和鎮上的大家成功躲避了災難,您自己是想做一個「救災」的故事嗎?

新海誠:並不是這樣,我只是單純的想做一部讓觀眾覺得幸福的作品,在電影院看了這部作品能夠感覺幸福
《你的名字》故事最重要的部分就是瀧拯救三葉,通過不斷的思考「我如果變成了你」,最後變成了「我要拯救你」
但這只是本作故事隱藏的比較深的一層,最表層的故事還是少年遇上少女的浪漫故事,所以最好還是少年與少女必須再會,如果二人沒有再會的話這個故事也就沒有真正的完結
瀧和三葉的再會是從一開始就決定好的,我沒要考慮過這之外的結局

——您之前的作品像是《星之聲》、《秒速五厘米》是男女主角最後分開的結局,那麼《你的名字》為什麼會變成了一個Happy End?
yourname1

新海誠:我覺得這種變化和自己年齡增長當然是有關係,但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也和這個變化有很大的關係
2011年以前我們總覺得「日本社會就這樣一成不變」,當然還是會預想到人口減少經濟規模萎縮,日本一點點衰退,但感覺「不變的日常生活」還是會一直繼續下去
為了在這樣一個世界生存下去,就需要在不變的日常生活中自己提取一些有意義的事情,便利店也好,延遲的電車也好,為了生活下去從細微之處自己提取發現有意義的事情是很重要的

在這種氣氛下,與其做一個初戀男女幸福在一起的故事,我覺得更需要的是「失去初戀對象但繼續生活下去」從喪失感中提取生活意義的故事,但2011年之後這個創作前提崩壞了

城鎮不會永遠都是城鎮,早晚有一天會消失,就和《你的名字》中瀧在面試時說「東京不知何時就會消失」一樣,在這樣的氣氛中我們繼續生活
所以這次就必須做一個面對失敗和分離決不放棄,最終獲救得到新生的故事,果然在2011年之後大家對於生活的追求已經起了變化

——在這樣的時代氣氛下,您的心情也是如此嗎?

新海誠:是的,我覺得自己也是這麼想的

——《你的名字》的企劃是從什麼時間開始的?

新海誠: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之後,給東寶提出最開始的企劃書是在2014年的7月,我在6月大概花了2週的時間寫出了企劃書

——您在企劃之初就考慮過地震災害嗎?

新海誠:在《你的名字》的企劃書中,有一個作為周期性災害的彗星設定,地震也是一種週期性很強的自然災害,2011年以後很多日本人都想我們就是生活在一個定期山崩地動的土地上
《你的名字》並沒有考慮過以地震災害作為主題,但作為2011年之後構思的故事,就很自然的在故事中加入人們居住的地方被周期性的事物做成影響的設定

——作為自然的構思,《你的名字》變成了劫後餘生的故事

新海誠:還真的是這種感覺,雖然難以言喻但是在2014年時「之後要做的故事就是這樣」的感覺很強烈,對於內容並不迷茫
而經過了一年的時間進行細節設定製作時,就對故事構成猶豫和迷茫,不過由基本的故事大綱最終做出來的完成品和一開始的構想沒有任何變化

——回到一開始說的少年和少女相遇的話題,《你的名字》描寫了分離的男女最終重逢,也可以看成是與命中註定之人的再會,您自己相信與命中註定之人的相會嗎?

新海誠:我自己不信這種事啊,但RADWIMPS的野田洋次郎先生,神木隆之介還有上白石萌音三位都說自己信這事
也許是工作的差異導致的吧,我認為基本上人生是由無法控制的眾多偶然積累而成,即便是與誰相會,如果我沒有來到東京的話就遇不上,如果我沒來動東京的話我可能也就不會做動畫了,一念之差人生的走向就完全不同了

也許有人將其解釋為命中註定,但相較於命中註定,我感覺是偶然相遇,但是我也理解在偶然相遇後尋找這份偶然的原因,如果考慮相遇的理由的話,大概就是緣分、命運之類的詞吧

——那按照您的這個解釋,三葉和瀧並不是命中註定的相遇了?
yourname2

新海誠:不,在電影中還是寫命中註定相遇的故事,但這次我沒去寫「為什麼和三葉交換身體的是瀧」
在故事中三葉和誰交換身體是必須的,為了救大家或者說為了救自己,三葉與別人交換身體是必須的,但是交換身體的對方是瀧並沒有必然性

——這是為何?

新海誠:「和三葉交換身體的必須是瀧」這是從結果來看,對於觀眾來說這就變成了不可能和自己交換身體的故事
在腳本會議的時候也有人問為什麼交換身體的對像是瀧,這要有理由的話反而沒用,如果去探求三葉和瀧交換身體的必然性,就會讓故事可能性縮小,感覺可能連我們人生的可能性都被縮小了

——這次的電影您想向觀眾傳達什麼?

新海誠:從一開始就是想讓觀眾享受這107分鐘的電影,因為是難得的劇場版動畫,所以想要畫面精美、音樂扣人心弦、故事展開無法預料,讓大家有哭有笑
想讓觀眾覺得看了這107分鐘的電影真是太好了,製作目標很明確的就是做一部娛樂電影

這是我第一次對於做娛樂電影有著這麼強的願望,如果觀眾能享受這部電影的話,自己就十分幸福了,也實現了自我價值
在此基礎之上想帶給大家的是「如果我成為了你」這樣的想像力,《你的名字》如果是一部能刺激觀眾這樣想像力的作品就好了

——《你的名字》與東日本大地震後的日本人的感想有共通的地方

新海誠:是的,「自己變成了誰」的換位思考是同情心和感同身受的基礎,在想著別人很痛苦的時候給從未謀面素不相識的人捐款,為了不認識人的遭遇而流出眼淚
這是在作品娛樂性之上的基本素養,想通過《你的名字》的故事讓大家學習到共感與同情,而這培育的共感對於現實世界還有自己的人生也有幫助,對於人類來說最重要的能力之一就是與他人共感和換位思考

如果通過自己的工作能讓這個時間變得稍微美好一點就好了,在這次製作《你的名字》動畫時,也想像過「自己如果變成了不是現在的自己的話」
例如這次《你的名字》很走運的票房大賣,或許在別的世界還存在一個《你的名字》票房沒有大賣的新海誠,果然在某處存在著一個不是現在的自己的自己
如果用《你的名字》來說的話就是也會存在一個沒有三葉的世界(平行世界)

——新海誠監督您原來是一邊在遊戲公司上班一邊自己製作動畫,之後變成了動畫監督,這在一般從基層動畫製作者做起成長為監督的動畫製作行業中是很特殊的成長經歷,為什麼您想要做動畫呢?

新海誠:當然很重要的原因是我喜歡動畫,想要描寫自己現在正在生活的世界,遊戲也是一種創作物可以帶來和小說、電影相同的感動,不過我在的公司主要做的是奇幻風格的RPG(Falcom)

當時每天都是在公司做和劍與魔法有關的遊戲,雖然還頗快樂的,但是每天都是早晨6點起床穿西裝打領帶擠著滿員電車上班,做最後一班電車回家
當時距離自己家最近的車站還要騎自行車去,在回家途中去便利店買飯,半夜1、2點在便利店吃便當,再看看書就過著這樣的生活,自己想做的東西和自己過得生活並不相同

自己的生活嘛,比如公寓的鐵質樓梯,便利店的看板,想要做有這些東西出現的作品,這就和自己所在的遊戲公司的方向性產生了不可調和的偏離,所以就開始自己製作與自己日常生活相近的動畫作品,就是想要肯定自己的日常

——與其說是做動畫,不如說是您是在自己咀嚼品味自己的日常生活?

新海誠:我選擇動畫的原因還有就是自己單純的喜歡畫畫,我喜歡那種讓人看了一目了然的繪畫表現,我中一的時候在電影院看了宮崎駿的《天空之城》給了我強大的衝擊,現在我還記憶深刻
看了《天空之城》才覺得「雲彩是那麼漂亮」,《天空之城》的背景美術將雲彩的魅力擺在觀眾眼前,看了《天空之城》後再看現實世界的天空,感覺通過作品告訴了我世界上還有如此復雜美麗的事物
我覺得通過繪畫可以將自己對世界的看法帶給他人,正因為如此繪畫這種藝術形式長盛不衰,也正因如此我才喜歡繪畫

——現在也有人說您是下一個宮崎駿,對於您自己來說宮崎駿監督是怎樣的存在?

新海誠:宮崎駿監督和我完全不一樣,宮崎駿監督作為動畫監督是日本國民作家,也許是日本最後一位國民級作家,在日本夏目漱石和村上春樹誰都知道,誰都看過這些人的作品,這些人就是國民級的作家
但是現在這樣國民級的作家在漸漸失去,伴隨著價值觀的多樣化,在網上就有源源不斷的娛樂內容可有享受,反復觀看一部電影作品的情況已經減少了

大家都有各自喜歡的作品,這樣一來國民級作家就很難出現了,而宮崎駿先生可以做到國民級作家,他的壓倒性的才華與能力還有時代賦予了他成為國民級作家的可能性,所以我想以后宮崎駿監督那樣的人是不會出現了吧

——新海誠監督想要成為那樣的國民級作家嗎?

新海誠:不想,這次《你的名字》是偶然的和社會與觀眾聯繫在一起,但宮崎駿監督他的人生本身就是和日本社會牢牢聯繫在一起,這樣的人我覺得是不世之材
自己的作品能有1、2個和世人產生緊密的聯繫已經是很稀有,《你的名字》對我來說就是這樣的一部作品,但我自己完全不覺得今後還能繼續製作出這樣的作品

——那您之後想要製作怎樣的作品?
yourname

新海誠:目前自己也不清楚,每次都是找一個主題拼盡全力的製作,自己想要一直堅持的就是與觀眾聯繫在一起,想要繼續為觀眾創作動畫

——新海誠監督您是在比較特別的職業經歷中成為了動畫監督,在某種意義上實現了自己的夢想,而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沒有實現自己的夢想迷茫的生活著,您有什麼想對這些人說的嗎?

新海誠:我並不會傳達什麼積極的話語,不會說「只要一直堅持努力總有一天會實現夢想」這樣的話
我剛才說了也許《你的名字》票房沒有大賣的新海誠也存在著,現在我還覺得自己的商業出道作《星之聲》不適合自己
因此對於想要做監督、做動畫製作者,想要成為創作者的人要說點什麼的話,我覺得創作是要對別人有點幫助的工作,雖然和警察、醫生這樣對社會有著很大幫助的工作不同,不過創作還是一個幫助別人生存生活的工作

自己也是在創作物的幫助下生活下去,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在通過創作幫助別人的同時也是幫助自己,從創作作品來考慮,是否人氣能不能大賣是一回事,重要的是要為自己創作的作品而驕傲自豪